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zush的博客

亚洲语家庭

 
 
 

日志

 
 
关于我

亚洲语上海改发办主任郭兴尧 www.yazu999.com亚语久久网 yazush.56.com世亚语远程义校电子部视频教材供城乡文化站组织学习俱乐部.直接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SPBOARD v4.5  

2009-05-22 12:07: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怀念好友米沙(顾英林)

怀念好友米沙 米沙与他妻子去了新疆已一二年了,好久没有与他见面了,记得半年前他还来了电话,可近来一直没有他的音讯,那天我忽然想到打个电话问问吧。拨了他手机没有接,又拨了另外一个电话,还是没有人接。奇怪了,我只好把还有一个苏州小灵通号码打过去试试。 有人接了,一听是他老婆的声音,我赶紧问:“米沙近来怎么样?” 电话那一头,传来他老婆小杨痛哭的声音:“你是孙老师吧?米沙在五月三十号已去世了。”我听了非常惊讶,问他老婆:“他身体好好的,怎么就这样去世了?”他老婆在电话告诉我,他本来身体确实是好好的,五月初去哈尔滨参加全国世界语会议,在开会时突然发觉背上不舒服,后来很快回了上海去治疗。医生检查下来是因糖尿病引起的,后来用了药后,情况就开始恶化。在五月三十日就去世了。他老婆在电话里一面哭泣一面说,都是医生用药用坏了。我听了非常痛心,米沙只有六十四岁,就怎么走了。米沙有俄罗斯血统,米沙是他的俄罗斯名字,他的中国名字是:顾英林。我与米沙第一次认识是在1994年一次在英语角里。那天我去苏州大公园英语角,看到许多人在围着一位年龄五十多岁、胖胖的外国人在用英语交谈,我也参于了交谈。交谈中发现这位外国人在用英语交谈中,串插着普通话,还会讲苏州话。这就引起了我的兴趣,这样就与他交上朋友。在后来的交往中,了解米沙的身世。他的祖父是白俄,苏联十月革命后,带着儿子(米沙的父亲)逃亡到中国东北。米沙的父亲英俊潇洒,后来到上海做生意。米沙还有一位姑妈住在俄罗斯远东地区的伊次柯克,前几年他还去看望过。我曾问过他,你家是白俄,你姑妈怎么能在苏联生存下来。他说,他姑妈因嫁了一位集体农庄主席,才得以生存。米沙的外祖父家姓顾,家中世代为医,最早是苏州城外西跨塘人,后来他外祖父成为苏州城里有名的中医,住在富郎中巷。那是一所大宅,我在未认识米沙时,因其他原因也到过这所大宅, 虽已破旧,气派还是非凡。米沙的二位姑妈,顾乃大,顾乃琴,也是苏州有名的医师。顾乃大终身未婚在文革时迫害致死。那么米沙父亲是怎么会成为苏州名医的姑爷的呢?说来话长。抗日战争爆发后,苏州百姓纷纷逃难,绝大部分百姓是逃往乡下,而米沙外祖父家有钱,就全家逃到上海法租界。米沙他母亲那时是年轻美貌的大家闺秀,他父亲是风流倜傥的俄罗斯青年,在法租界邂逅,后成了伉俪。爱情的结晶是米沙和他的弟弟。后来米沙父亲这位俄罗斯花花公子,竟遗弃了他母亲,在解放前夕以赚钱为名,前往澳大利亚一去不复返了。他母亲就此患了精神病,常期住在一所教堂里,后来忧郁地死去。米沙曾在《苏州杂志》上发表过一篇回忆文章,描写了当时他家的一位邻居妇女,外号叫“白娘娘。”白娘娘年轻时是一位富家小姐,皮肤白皙,长得非常秀丽,后来看中了一位贫穷的大学生,遭到父母的坚决反对,白娘娘不顾一切与这样穷大学生私奔而去。不料,后来遭到这位穷大学生的遗弃,只好再回到家中,被别人冷嘲热讽,从此得了精神病。解放后,孤单一人,没有工作,只得沿路以叫买纽扣为生。年纪大,依然皮肤白皙,略带几分姿色。孩子们都有叫她“白娘娘。”米沙在文章里对“白娘娘”倾注很大的同情,我想也许米沙在“白娘娘”身看了他母亲的影子。米沙曾讲起,苏州大学曾有一有位苏联女教师,在解放前已在苏州大学前身东吴大学教俄语了,当时有人要把她介绍给他舅舅做伴。他外祖父听了大发雷霆:“我们顾家不许再去跟外国人搞七廿三了。”我估计他外祖父的发火肯定与他母亲的遭遇有关。想到米沙母亲的遭遇,也可想象出米沙童年的生活,就可以理解米沙成年后的勤俭节约习惯了。米沙这个人很好学上进的。他在学校的专业是化学,外语都是自学的。由于遗传基因关系,他的俄文是流利的,英语也学得很好,达到相当水平。另外还自学日语、德语。借助词典还能翻译法文、西班牙文。还有他的“爱世不难读”(世界语Esperanto 的谐音)也是自学的,他还是中国世界语协会会员。1993年他在厂里下岗后,一直在做兼职翻译。笔译、口译都能做。半年前打电话告诉我,他在新疆,人家还请他到哈萨克斯坦去做俄语翻译哩。但米沙的婚姻有点不太顺。学校毕业后分配在河北工作,后娶了一位上海籍安徽知青。改革开放后,妻子作为知青返城在上海工作后,他一年只有十二天探亲假。有时过年回家,觉得十二天是良辰苦短,就向单位再请一星期事假。不料十二天过后,居委会干部就会上门说道:“探亲假已过了么,怎么还不回单位抓革命、促生产去?” 为了早日结束这种鹊桥相会的状况,也为了防止夫妻分居两地产生婚姻危机,米沙想尽一切办法调回上海。无奈上海是大都市,户口难进,就调到邻近上海的昆山化工厂。尽管上海与昆山近在咫尺,但米沙与他第一任妻子的婚姻还是走到了尽头。后来他又通过努力与新疆的小杨蒂结秦晋之好。不久因米沙过于勤俭节约习惯,夫妻关系产生了麻烦。妻子一气之下回了新疆。一次,米沙倍感孤单拿了一把胡琴走到金鸡湖边,望着渺渺湖水拉起琴弓,抒发内心忧郁之情。一曲悲凉琴声引来无数围观者,许多人把钱币扔到他身边。一位老板模样的人,还给了他五元钱请他拉一曲“二泉映月。”后来米沙对我喟叹到:“人家都把我看成叫化子了。”我与他调侃到:“你这个俄罗斯罗曼诺夫王朝的子民怎么沦落到这般田地。” 后来他决定奔赴新疆与爱妻团圆。想不到这一去与他竟成永别。米沙走了,古人云:“白发故人稀。”对此语以前不以为然,现在有点感触了。作为他的朋友,除了伤感,也不能再对他有所作为。“秀才人情纸半张 ”写上这篇短文,算作对朋友一点怀念,贴到博客上去,借助于互联网让米沙的英灵,不再沉寂在坟茔中,而在茫茫世上无限地飘游。 2008-8-20 原作在:sswwii.blog.163.com



引文来源  SPBOARD v4.5
  评论这张
 
阅读(6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