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zush的博客

亚洲语家庭

 
 
 

日志

 
 
关于我

亚洲语上海改发办主任郭兴尧 www.yazu999.com亚语久久网 yazush.56.com世亚语远程义校电子部视频教材供城乡文化站组织学习俱乐部.直接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现代金报  

2009-05-20 15:43: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帮,弯尺银针里的真功夫
[余晓丽] 2007-08-12 00:00
【字体: 】 【论坛】 【博客】
 

现代金报 - yazush - yazush的博客
  红帮一针一线的精工细作都是由此继承下来的
现代金报 - yazush - yazush的博客
  红帮裁缝在给外国顾客量体裁衣
现代金报 - yazush - yazush的博客
  红帮代表人物之一的陆成法在向学徒授艺
  老照片的回忆

  红帮,一个念来亲切而又遥远的名字,带着一种源自乡土的滚烫。

  红帮,从宁波走向世界,花香在外。

  红帮,不仅仅是博物馆中一个闪光的名词,而且,它至今还跃动在宁波人的血脉里。今天的宁波记忆,让我们通过两个红帮传人来一窥红帮秘笈———

  老一辈

  A 上世纪30年代初,一位少年只身闯荡上海滩,成了红帮“宏泰西服店”的一名学徒工  

  20世纪30年代初,一个名叫沈仁沛的宁波小后生,只身来到上海滩,凭着一口宁波腔打听到了“宏泰西服店”的所在。店堂内悬挂的挺刮漂亮的西服,制衣师傅手中熨斗泛起的白雾,哒哒的缝纫机声,为这位少年开启了一扇神奇的窗户。沈仁沛成为了宏泰西服店的一名学徒工,而他的师父就是他的宁波同乡———宏泰西服店老板顾天云,一位红帮传人。

  时间一晃过了70多年,当年十来岁的小后生,如今已成为88岁的老人。但提到宏泰西服店和师父顾天云,沈仁沛的目光中仍流露出深深的怀念和敬佩。因为顾天云不仅是一位名扬上海滩制衣界的传奇人物,而且他开创了我国近代服装史两个第一,即编写了我国第一部西服专著《革新之准》;发起并成立了中国第一所西服工艺职业学校。更重要的是,顾天云教会了沈仁沛精工细作的红帮技艺和吃苦耐劳的红帮精神,实实在在是一位恩师。

  宏泰西服店的学徒工并不好当。头一个月,沈仁沛连剪刀柄都没摸到过,师父、师兄也不让他到制衣桌板边看裁剪和缝纫,只分配给他一项打杂的任务———生煤炉。当时的沈仁沛是最小的一个学徒,但十分能吃苦,每天都认认真真地把炉子点上,把火扇得旺旺的,给师兄们热熨斗。当时还没有电熨斗,只有靠炉火加热的铁皮熨斗,或者内壳装填热木炭的“大肚子”熨斗、“夜壶”熨斗等。用一个小小的玻璃喷壶往西装上喷一点水,拿烤热的熨斗向上面一压,刷刷平、刮刮挺的西装就一件件从师兄们手中诞生了。沈仁沛看在眼里,暗暗下决心要把基本功练好,可以早日和师兄一样做出漂亮的洋服。

  守着煤炉,沈仁沛的手也没有闲着。一边关照煤炉里的火,一边手中练起了针线。师父说过,做裁缝最重要的是一双手要巧,而要练成一双能裁剪缝纫的巧手,首先从使用一枚缝衣针开始。沈仁沛每天的功课就是戴着顶针,左手捧一块废布料,右手用缝衣针细细地来回缝着,手心的汗慢慢浸透了布料,针也变得润滑起来。

  缝衣针的练习,给他打下很好的基础。即便今年已是88岁高龄,沈仁沛却依然耳聪目明、手指灵活。为了证明给记者看,他随手拿起一块布和一枚针演示起来。手里穿针引线,眼里也透出一种精光,仿佛每一个针脚都看得很清楚。

  日复一日地练习,沈仁沛手中的布料从一片薄布变成了厚厚的毛料,手中的缝衣针却变得更灵活。针随心走,细细密密的针脚让师父看到了他的用心,不到一个月,师父就让他跟着师兄学起了缝纫。

  B 以制作洋服见长的“三一服装店”,有一个“一两金子一套西服”的美好记忆  

  成套的西服包括上装、西装背心、西裤三部分。学徒学缝纫初期,要从较简单的西裤开始做起,然后才学做背心,而学西装上装的制作工艺至少需要学满三年。另外还有带长后摆的礼服,一般用于西式婚礼等场合,那就需要师父亲自动手了。红帮裁制洋服最重要在于合体,领子须服帖,袖长、衣长要适合,所以量体裁衣是必须的。沈仁沛就曾碰到过挺着啤酒肚的洋人来做西装,那就需特制适合大腰围的款式。

  至今,沈仁沛仍保持着亲自动手制衣的习惯,他打开衣柜取出自己以前做的西裤,虽已陈旧,但一条条熨烫得整齐服帖。他很自豪地指着自己设计的裤样和自己做的拷边说:这就是红帮的手工。

  四年多之后,沈仁沛已能胜任成套洋服的制作,算是出师了。在宁波的父亲此时准备与朋友合作开设一家洋服店,让沈仁沛回来教授技术和管理业务。就这样,20岁上下的沈仁沛成了宁波咸塘街“三一服装店”的经理,手下也有了几个学徒工,他高超的制衣技术很快就为三一服装店打开了名气。之前的裁缝店,多以制作长袍、马褂、对襟衫为主,这样的裁缝叫“本帮裁缝”,而以沈仁沛为代表的以制作洋服见长的“红帮裁缝”,则因其时髦的款式、考究的做工,给当时甬城的裁缝行业吹进了一阵新风。虽然正值日军侵华时期,但服装店的生意仍然红火,当时宁波全市的学生制服和童子军制服有一半以上是由“三一服装店”缝制的,商界的许多上流人物也成了“三一服装店”的老主顾。沈仁沛记得,当时有一位客人定做了一套采用英国进口花呢手工精致的西服,来取货时付了一两金子,红帮手艺让客人觉得物有所值。“一两金子一套西服”成为沈仁沛对“三一服装店”的一个美好记忆。

  如今,原来的咸塘街已成为天一广场的一部分。沈仁沛印象中的“三一服装店”旧址,约莫在药皇殿南面,朝中国银行方向一侧,此处现已被一大片品牌服装专卖店所覆盖。同样是出售服装,却已恍若隔世。

  新生代

  A 新生代红帮传人,很自信地打出了“全手工”的招牌,他说,红帮手工胜在追求完美

  距此不远的奉化江对岸,东港波特曼里已悄然进驻了一家现代红帮的制衣店。它的主人是一位16岁便进入裁缝行业的新生代红帮传人———袁伟浪。这家名为佰年隆华裁缝会所的制衣店颇为自信地打出了红帮传人、全手工的招牌,袁伟浪这么做自有他的底气,他相信红帮的好手艺经得起市场的考验,而且一定会日益壮大。

  面对高速发展的制衣工业,裁剪、缝纫、熨烫等环节越来越多地为机械所替代,“红帮”的手工到底能胜在哪里?袁伟浪指着一件西服上一个小小的纽扣洞说:“看!就在这里!”原来,红帮代代相传的手艺极为精细,光一件西服就有多达一百几十道的工序,连一个小小的纽扣洞都是由手工来完成的,因此与机器制成品西服千篇一律、呆板的纽洞相比,手工锁的纽洞显得更为精致、立体。“它是活的!”袁伟浪的眼睛熠熠发亮。

  不仅纽扣洞在他眼里是活的,每一件手工制作的西服对他而言都是生动鲜活的艺术品,因为它一方面体现着制衣人的心灵手巧,另一方面也是对穿衣人个性的体现。记者又一次从袁伟浪口中听到了“红帮”量体裁衣、因人而异的讲究:袖子长一分短一分,腰身宽一点窄一点都要精细地改动,一套西服的制作周期从测量尺寸到定型往往需要3到4个星期,要求几近严苛。袁伟浪说,作为红帮传人,追求完美一直是代代相传的理念,通过手工的精细调试来隐藏不同体型的缺陷并突出优点,完美手工的最终目的是要衬托每个人的完美。

  B 弯尺、三角尺等沿用几十年的传统工具,还在使用,“红帮”手艺,永远不会落伍

  虽然以管理为主,但袁伟浪也不肯让自己拿惯缝衣针的手闲下来,有些西服的关键工序他仍坚持亲自动手,而弯尺、三角尺等“红帮”沿用几十年的传统工具,他还经常使用。“做裁缝这一行,必须要活到老学到老,传统手艺越磨越精,要吃得起苦。”袁伟浪把这番理念也灌输给自己的徒弟,他认为年轻人学红帮手艺一定要肯吃苦、能吃苦,一名合格的裁缝至少要用3到5年的时间来学习和磨炼。

  坚持“红帮”传统的同时,袁伟浪并没有完全“复古”,而是结合国际时装的潮流,把一些现代元素糅合进来,丰富红帮制衣的内涵。比如他发现传统的红帮洋服款式已过时,就结合欧洲男装潮流,设计了更符合现代人品位的西装版型、裤型,并且把西装的衬里改成高档的纯羊毛内衬。他说,“红帮”不会落伍,还在不断发展创新,他所要做的就是通过改良,把好的面料、好的辅料、好的设计,同精益求精的红帮技艺结合起来,真正体现“红帮”手工的价值。

  记者手记

  采访两位主人公之前,我在宁波服装博物馆的展厅看到了关于“红帮”的一个个传奇故事,照片上的每个人物虽然带着不同的表情,却一样有着炯炯有神的眼眸。爱国、敬业、创造,是“红帮”给我的整体印象。先后见到两位传人,我发觉他们与那些前辈拥有太多相似的地方,从精神到眼神。

  “红帮”如同一部秘笈,弯尺、缝衣针、剪刀、熨斗是他们行走江湖的武器,而专注细节、精益求精是他们代代相传的真功夫。

  “红帮”的传奇功夫还在延续……

  撰文 见习记者 余晓丽 图片提供 宁波服装博物馆

 
【字体: 】 【收藏本页】 【设为首页】 【打印】 【关闭
现代金报网络版郑重声明
    经现代金报社授权,本页面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复制或在非现代金报社所属服务器上建立镜像。欲咨询授权事宜请与现代金报社联系。
(0574-87158920、xdjb@xdjb.com) 。

 


 

现代金报版面查询
2006年2007年2008年2009年   一月份二月份三月份四月份五月份六月份七月份八月份九月份十月份十一月十二月



现代金报网络版郑重声明

经现代金报社授权,本页面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复制或在非现代金报社所属服务器上建立镜像。欲咨询授权事宜请与现代金报社联系。
电话:0574-87158920
Email:xdjb@xdjb.com




引文来源  现代金报
  评论这张
 
阅读(36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