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zush的博客

亚洲语家庭

 
 
 

日志

 
 
关于我

亚洲语上海改发办主任郭兴尧 www.yazu999.com亚语久久网 yazush.56.com世亚语远程义校电子部视频教材供城乡文化站组织学习俱乐部.直接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回忆恩师古存华先生  

2008-09-30 15:38: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魏以达


惊悉古存华先生因患肺癌,医治无效,于200762317时匆匆撒手人寰,消息传来,我竟欲哭无泪。三个多月前,我见他时,还是那样鲜活,谈锋颇盛,筵席间杯盏频举,趁酒兴还为我颂读了一首新近创作的世界语诗歌。当时,他还大谈将在今年8月举办的“重庆国际世界语者夏令周”,并邀我组织有关世界语学术讨论会的工作。谁曾料到,仅仅一百天的时间,病魔就夺走了一个“好心人”(他曾用世界语笔名Bonkoro发表诗歌)的生命,真是老天不公啊!

  1968年,通过谢永仁老师的介绍认识了古存华先生,并从古先生那里开始了我自己的世界语生涯。当时他在重庆菜园坝小学教音乐课,因校舍拥挤,他住在仅有89个平方米的传达室里,除了简易的家具,最显眼的就是那一架子的世界语书籍了。认识先生的前段时间,我几乎天天去他那间小屋,他去上课,我就在小屋里学习世界语,等他上完课回来,他就给我讲解我学习中遇到的问题。当时正值文革,我高中毕业,同学们都忙于搞“革命”,我却在这间小屋里搞起了当时“革命者”最不齿的“学习”。因为有充裕的时间可以利用,人年轻,记忆力又超好,不到半年时间,我就能顺利阅读世界语杂志《人民中国报道》了。古先生见我进步神速,自然十分高兴,提议师生两人共同翻译当时八个样板戏之一的《沙家浜》,我欣然同意。这个举动真的是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我们师生二人居然在两个月之后就完成了翻译。用现在的尺度来量,那算是什么翻译呢,不过是词与词之间的简单转换而已,古先生却兴致盎然,乐此不疲,好像看到了被摧残的“绿色希望”的再生(古先生在文革初期因与国外世界语者书信往来遭到批斗)。然而,对于我,却是迈出了人生的一大步,我从此与翻译结下不解之缘,读研究生竟选择了翻译的方向。

  1969年至1979年,因我当知青、读大学都不在重庆,我们之间的联系全靠书信往来,先生常常在信中鼓励我坚持学习世界语,不要随意舍弃,这些话我全然牢记在心,一直坚持到现在。1971年,我因时常给当时的《人民中国报道》社投稿而结识方善境老(Tikos),我又将古先生介绍给方老,于是我们之间不仅仅有一层师生关系,通过方老编织的绿色网络,我们又结识了全国各地的“好世之徒”,我们之间自然又增加了一层战友的关系。在方老组织下,古先生和我共同翻译出版了《世界语语法和构词》一书,成为我们师生关系的见证和纪念。

  1979年我回渝读研究生,我与先生的往来又逐渐多起来。当时国内的世运还处于一种火山休眠的状态,偶尔出现的爆发迹像大概算得上是各地的油印小刊。于是我们决定办一个叫《国际世运》的小刊,由古先生和我当编辑,张忠文、沈克镕等人负责油印发行,大家常常是晚上聚在一起,靠一架从单位借来的油印机一边印刷小刊,一边畅谈世运未来。可惜,因资金稿源等因素,《国际世运》只坚持出刊7期便停刊了。

  1980年,国内世运开始复苏,重庆世界语协会进入筹备阶段,古先生是当时重庆世运最为活跃的人物之一,通过先生等人的奔走和联络,协会终于于当年8月正式成立,成为全国第一家市级世界语协会(湖北省世协是全国第一家省级世界语协会),古先生被推选为协会秘书长。在市社联的资金支持下,协会有了自己的会刊《春天》。

  19811986年,重庆世运中的两件大事是出版了一报一刊,古先生负责《世界语之声报》的编辑工作,《世界语学习》刊则由我主编。当时,世运在国内如火如荼,《世界语之声报》第一期的印数竟达到10万份之巨,这个记录在国际上都是空前的。《世界语之声报》除进行世运消息报道、世运史实介绍外,还组织过世界语函授教学,参加学习者达数千人。《世界语之声报》虽然只坚持了两年多的时间,其影响是十分深远的。在此期间,古先生还组织了一次在重庆称得上有规模的世界语广播教学,在世协理事韩乐康(在重庆广播电台工作)的大力帮助下,世界语广播教学正常开展,招收学员近万人。由古先生编写的世界语广播教材《世界语课本》13册,除广播教学外,还用于《世界语学习》的刊授教学,发行量超过15万册,为普及世界语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1986年,古先生和我等五人参加了在北京举行的第71届国际世界语大会,当时他的心情十分激动。他自上个世纪50年代开始就自学世界语,筚路蓝缕三十余年,终于看到国际世界语者在中国的大汇合,同时也见到了通信多年的日本世界语朋友,他的高兴溢于言表,我跟他在一起的日子里,从来没有见到他这么高兴过。一周的大会,我们都是在欣喜和愉快中度过的。

  1988年,我因去美国讲学,《世界语学习》的刊授工作由古先生接手管理,在当时极其艰难的环境下,参加学习的人数亦达到近千人。

  1994年,我调汕头大学工作,与古先生的往来日渐稀少,但我每年的两个寒暑假总要与古先生一起畅述一番。我记得在上海参加第一届亚洲世界语大会期间,我们曾有过较多的接触,谈话的焦点都没有离开过世界语。此时,国内世运已处于低潮,古先生仍然对世界语的前途充满信心和希望,他对世界语的执着精神尤其令我钦佩不已。

  2003年我创办的《世界语学习》网站问世,邀请古先生作为编委,他欣然介绍,并对网站的建设提出了许多宝贵的建议,同时也十分关心网站的发展,几乎天天上《世界语学习》网站阅读新发的文稿。古先生也是《Penseo》和《世界语学习论坛》的积极支持者,他所发表的诗歌给人留下了极深的印象。可惜的是,正当他准备为中国风的世界语诗歌大展拳脚的时候,他却离我们而去。

  古存华先生一生为人正直,言行一致,对世运工作任劳任怨,他对世界语的执着和奉献精神永远值得我学习。古先生虽然离开了我们,但他的精神是永存的。他的生活简单朴素,但他却给我们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财富——绿色的希望。

  古存华先生安息吧!




引文来源  回忆恩师古存华先生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