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zush的博客

亚洲语家庭

 
 
 

日志

 
 
关于我

亚洲语上海改发办主任郭兴尧 www.yazu999.com亚语久久网 yazush.56.com世亚语远程义校电子部视频教材供城乡文化站组织学习俱乐部.直接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SPBOARD v4.5  

2008-09-29 17:09: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 [ Xu chengfu ] - 2008年09月03日 下午 10时34分
SPBOARD v4.5 - yazush - yazush的博客
纪念姜祖岳先生专集 (续完) 浏览次数 [ 151 ] 删除  

终 生 奋 斗 无 汗 颜 李 森

多年知交离去, 噩耗惊天突然, 七大未能见君颜, 痛心疾首难眠。
耄耋之年西去, 世界语界惘然, 终生奋斗无汗颜, 吾弟安息长眠。

哀姜老仙逝有感 叶念先

姜是老的辣,E杰哀思发。存者多努力,去者笑颜葩。

七律一首悼姜老 Hoiks

一声惊雷恸湖广, 万般悲思向岳阳.
三大名楼风犹在, 相对无语共感伤.
与世无争真君子, 只问耕耘岂顾旁.
而今作别驾云去, 但愿绿雨染潇湘.


西江月 悼姜祖岳老

人间绿星殒落,
绿网哀思如潮,
不尽相思寄姜老,
愿您一路走好。

黄石市世界语协会 曾亚军


悼姜祖岳老 国柱

执手羊城语正欢,
孰料噩耗却飞传。
哲人其萎悼姜老,
绿星殒落三九天。

湖广爱友一家亲,
几度联手结深情.
呕心沥血为世运,
姜老精神最感人.

中华世运历艰难,
百年奋斗赖先贤.
继承遗志多努力,
捷报飞来当纸钱.

AVO JIANG FORPASIS 姜老走了,好像没有(老梅)
S'AJNE NE
(maljuna umeo)libera stilo, (老世界语者梅花百颂之三)
Ding ji 丁 及
Avo Jiang forpasis,s'ajne ne 姜老他走了,好像没有
kun firma konscio al Esperanto 他带着那对世界语坚定意识
Akompante lin l’ E-knabino 那世界语女孩伴着他
en purblanka,silenta hospitalo 在洁白寂静的医院
Avo Jiang forpasis,s'ajne ne 姜老他走了,好像没有
Kun senlaca verd-koro al EM 他带着一颗对世运不倦的绿心
Akompante lin E-amikoj 好些世界语朋友陪伴着他
en respektema,funebrinda etoso 在敬佩,哀伤的气氛里
Avo Jiang forpasis,s’ajne ne 姜老他走了,好像没有
kun afableca mieno al c’iuj 他带着对所有人的慈爱的面容
levante Hunan verd-flagon 高举着湖南的绿星旗
al nobla,sankta idealo 迈向高尚,神圣的理想
Avo Jiang forpasis,s’ajne ne 姜老他走了,好像没有
kun niaj karmemoroj al fidela
batalanto 他带着我们对忠诚战友的怀念
restante c'ina fier-umea spirito 留下中国人傲梅的精神
al sennombra E-junuloj 传给无数的世界语青年


Estimata Avo Jiang 尊 敬 的 姜 爷 爷

Jiang Zuyue --- av' kun granda amo 姜祖岳乃博爱之爷爷,
luktas por nia lingv' dumvive, 为吾语终身拼搏奋斗.
modele movadas aktive. 世运中身体力行奔走,
En koro cxiam ardas flamo. 圣心中永远火焰炽烈.

Li ofte biciklis laux tramo 他常沿街巷骑行单车,
senlace instruis kreive. 教学创新意精神抖擞.
Jiang Zuyue --- av' kun granda amo 姜祖岳乃博爱之爷爷,
luktas por nia lingv' dumvive. 为吾语终身拼搏奋斗.

Cirkulis tra lando bonfamo: 好名声传遍神州四野,
Dissemis li semojn kultive。 勤耕耘种子播撒不休,
Sekve nun ni cxiuj motive 因此我们现在有理由,
lin gloru per lauxda aklamo: 喝一声高彩为他撰写:

Jiang Zuyue --- av' kun granda amo! 姜祖岳乃博爱之爷爷!
(隐蔽引用文字) 国 柱

挽 姜 老 国 柱

英名永在,一世忠贞,是世界语者好榜样;
绿星遽殒,满腔悲恸,为中华世运悼英魂。
Heroa nomo,
dumviva lukto ---
por ni modelo eminenta;
Pro la ekfalo
de verda stelo
funebras ni kun kor' lamenta.

忆 姜 老 李延庆

夜不能寐忆姜老,
泪洒衣襟伴拂晓。
谁言驾鹤乘风去,
恰是鸿鹄归北巢。
五湖四海皆澎湃,
只因E友浪滔滔。
山河大地无限好,
执挚E情更妖娆。




追 思 姜 祖 岳 先 生

曾携手八五年秋,
今永别零八年春。
绿星因您增光彩,
爱心无价耀环空。
足迹遍布全世界,
培养学子语必真。
柴翁欲寻辉煌事,
伟业自有后来人。

岳阳 许金琳



Kor?ire funebru pri sinjoro Jiang
?en-Vu J?an?en
Kor?ire funebru pri sinjoro Jiang Zuyue!沉痛哀悼姜祖岳先生!
Sinjoro Jiang estas nia bona ekzemplo!姜祖岳先生是我们好榜样!
Ni lernu al kaj komplimentu sinjoro Jiang!我们向姜祖岳先生学习,
La familianoj de sinjoro Jiang, 致敬!
detenu la funebron kaj gardu vian sanon!姜祖岳先生家属节哀
保重!


悼姜祖岳伯伯 黄开明

学识渊博,人品端正,慈爱晚辈为我敬重,
不幸逝世,思之悲痛,高尚品德流芳人间.

悼 姜 老 Sako

岳麓垂首
湘江呜咽
世运楷模
永住西天

朱 逖 悼 姜 老

姜 师慈颜说世语,
祖 辈欣然有霍夫.
岳 山仰止您捐躯,
赞 叹心仪天地俯.


AI sinjoro Jang(写给姜先生)

?后学

春蚕到死丝方尽, 世运工作可放心,
蜡炬成灰泪流净。 后来之人会抓紧。
知您时刻伴柴翁, 继承遗志不忘您,
多与大师常谈心。 高举绿旗向前进!


Funebre al Sinjoro Jiang 悼 姜 老

vi ne estas eksterterglobano, 您不是外星人,
kial teni la oksigensakon 为什么背负氧气袋
sur la dorso,de la nordo ?is la sudo? 从北方到南方?
la aeron vi sentas maldensa 您感到空气稀薄
a? mision super via koro ?ar?i? 还是心头使命重负?
vi neniam la piedojn priatentas; 您从不在意脚下,
kun rigardo supren,la nealta 昂首向上
korpo jam forlasas spurojn de giganto不高的身躯己留下巨人的足迹

rajde sur la ne?a gruo,vi forflugas 您乘白鹤寂然飞去,躯体
kun nenia bruo. la somato ku?os 将躺在冰点以下,继续接受
实验的剖切.
sub nulpunkto,plu akceptos
tran?on 事实上,您的尝试足够 风霜雪雨....
de praktiko. efektive,jam sufi?as 您不顾牙损重新咀嚼它们.
via testo - vento prujno ne?o pluvo...为什么不化成灰烬随风飘去?
vi rema?as ilin spite la dentaron. 啊,坚定
的精神
kial ne cindri?i kaj kun vento 愿永为钢锻的旗帜.
malaperi? ho,spirito la solida
volas resti flago ?iam ?tala.

vetero nulgrada. la tro pulsa koro 天气零度.勃动的心
igas semojn senti fajran ardon. 使种籽感到火的炽热.
nepre ili bre?os la glacion 它们一定要以所继承的血脉
per la sango heredita kaj starigos 撑裂冰凌,
la standardon sur la monto, 将您以自己的血肉和骨骼的旗帜
kiun vi kreas per propraj karno kaj ostaro.插到山顶.

Mao zifu trigo/彭争鸣 汉译




可 爱 的 绿 叶

沃肥的绿叶
娇美的花瓣
出自您辛勤浇灌的春天

眼晴不是唯一的灵魂
绿星才是……
在您历尽沧桑的额头闪耀

如今,象过冬的梅花
您的头发已经全白
但这近似一种灵魂
永远令人肃然起敬

花草和流水
静静地从您身边环绕
您会看到
春天依然属于您

在生活的广漠原野
但愿我也和您一样
如果也能为他人发光发热
作为人,我将感到幸福高尚

但愿我也和您一样
热情,豪放
胸怀如此宽广
把宇宙容纳包藏

让永恒不变的博爱
象空气中的花朵,
常年开放在您的心上
您所到之处
充满爱的力量
护佑别人的责任感 石志友
永远是那么激扬 2008年01月10日于宁波




这个多雪的冬天 C'i Tiu neg'ada vintro

汉语原作:HOIKS 世界语翻译:TRIGO

这是个 C'i tiu
多雪的冬天 neg'ada vintro
带给我们 donas al ni
不仅是, ne nur
肌肤上的 alkorpan
寒冷, froston,
更多是, sed plimulte
心灵上的 korpikan
刺痛…… doloron…

一个个 aro da
熟悉的面容 konatoj
消失, foriris
一座座 altaro de
坚冷的石碑 monumentoj
竖立…… starig'as…
我们的家庭 Nia granda familio
遭受 perdas
减员, anojn.
我们的悲切 nia tristeco
遥向 kovras
天边…… kosmon…

失去 perdado
让我们更坚强, volfirmigas nin
悲痛 malg'ojo
使我们更团结, unuigas nin
就让 lasu
那擦干 al forvis'it
又流出的泪 revers'itan larmon
化作 ig'i
漫天飘舞的雪, s'vebantaj neg'eroj
于是, tiel
天空中 la c'ielo
都是 plenig'as
我们的思念.... de nia pripensado...


悼 姜 老 魂 归 天 国

人们焦急地等候在老人生前大院里,
今天格外肃穆端庄,
多了一份凄苦,一份忧伤。
等待是这样的漫长,
我脑子一片空白,一阵心酸,一阵悲凉。
突然,人群拥向了前方,
人们失声地哭喊着,
姜老您回来了…….
美丽的睡莲花环绕在老师身旁。
熟悉的面容安宁慈祥,
额上的白发依然闪烁着智慧的灵光,
嘴角似乎还在朗读着世界语的篇章。
尊敬的姜老师,
何时再张开您慈眉善目的眼光?
泪水汇成了长长的大江,
颗颗洁白无遐,焕发萤光,
我将泪珠串起来,
织成一个灿烂的花环,
轻轻挂在您的胸膛上
寄托着我们的怀念与哀伤。
我抬头望了望天空的景象,
阳光明媚,万道金光。
仿佛空中飞来了一对和平天使,
展开她的翅膀,
把老人接进了天堂。
我快步追逐着,呼唤着,
我们敬爱的恩师——姜祖岳先生,
那带绿星的旗帜要和你一起高高飘扬,
奔向那遥远的地方.....
学生:曾燕辉 于长沙
2008年元月9日







?追 思 文 苑?

姜祖岳先生家属:
惊悉中华全国世界语协会荣誉理事姜祖岳同志不幸逝世,甚是悲痛,中华全国世界语协会在此表示深切的哀悼。姜祖岳先生永远在中国世界语者心中。
中华全国世界语协会办公室
2008年1月10日于北京

湖南省世界语协会:
惊悉姜祖岳老先生不幸仙逝表示沉痛的哀悼。特向湖南省世界语协会和他的亲属表示亲切的慰问。最姜老一生为社会主义和世界语事业奋斗终生,其感人事迹可钦可佩,他的逝世是湖南乃至中国世界语运动的重大损失,他对事业契而不舍、无私奉献的高贵精神将永远鼓励我们前进,中国世界语语者永远会记住他的名字。
姜老生前的老友 谭秀珠 南由礼 侯志平 邹国相
2008年1月9日

湖南省世界语协会:
惊悉贵会世界语前辈姜祖岳先生不幸病逝,悲痛万分!谨代表上海市世界语协会和我个人名义对姜老的去世表示最沉痛的哀悼!
姜老的逝世不仅是贵会的重大损失,也是我国世界语界的重大损失!姜老为我国世界语事业孜孜不倦而奋斗的精神将永远激励我们为世界语运动去努力工作!
七大结束后,在广州宾馆前和姜老话别的情景历历在目,姜老将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请代向姜老的家人转达亲切慰问!
上海市世界语协会会长
汪敏豪
2008年1月10日于上海

湖南省世界语协会:
惊悉杰出的世界语者姜祖岳同志逝世的消息,我们万分悲痛,兹以湖北省世界语协会及湖北全体世界语同仁的名义表示深切的哀悼,并通过贵会向姜老的亲属表示诚挚的慰问!姜老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湖北省世界语协会
2008年01月09日

山东省世界语协会对姜祖岳先生的逝世表示沉痛的哀悼!

中国世界语第一战士
——怀念姜祖岳先生

我与姜老认识的比较早,记得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世界语运动相当活跃的时候,在大大小小的世界语会议上经常与姜老有过接触和交谈,但遗憾的是没有深入地交谈过。世界语国度也是一个社会。各式各样的人物都有,各种各样的观点针锋相对。有很多的问题不是一时半时能够说得清的。所以我不太愿意与别人谈论是是非非。但我与姜老的认识交谈是非常投机的。虽然我们之间的交往次数不多,但我们之间的关系和理解是十分融洽和相通的。姜老多次给我写过信,谈到过一些问题,给我的印象是他为人坦诚,真挚,助人为乐,充满爱心。他对世界语的理解和掌握十分到位。他对世界语运动的执着是他最显著的特点。我开始知道湖南的世界运动可能就是从认识姜老开始的。世界语运动的特点就是这样:一个地方的世界语运动如何,恐怕人们首先想到的是那个地区的哪一位世界语者的活动,一个地区的世界语运动总会有一两个代表人物,这也是世界语运动的一种特别的现象。有的同志说:“没有姜老,就没有湖南世界语运动的今天。”我觉得十分准确。一个世界语者只要他为世界语运动做了一些事情,世界语者们是不会忘记他的。姜老的逝世是中国世界语运动的巨大损失。他逝世后许许多多的世界语者心情沉痛,写了许多的文章纪念他,悼念他,从中人们可以看到他在世界语者们心中的影响和威望。我只想讲一件姜老可能从来没有对人说过的,鲜为人知的事情:毛自富是一位高位截瘫的世界语诗人,他从一开始就受到姜老的关怀和帮助。毛自富整天地坐在轮椅上,特别是夏天天气热的时候是非常难受的。姜老为此事想了许多的办法。后来打听到德国生产一种病人使用的椅子垫子,透气清凉,不长褥疮。他就四处打听想为毛自富买这样一个垫子。但一直没有买到。不知道他怎麽打听到山东的张海迪有这样一个垫子,于是他就写信给我,请我找张海迪联系联系,请她帮助为毛自富也买一件这样的垫子。我与张海迪联系之后,张海迪说她的那个垫子用不着,可以送给毛自富。后来姜老又多次来信给我问起此事,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后,张海迪终于委托人给毛自富寄去了垫子,减轻了毛自富的痛苦。姜老为了世界语的事业,为了帮助年轻人做了许许多多的事情,这只不过是许许多多事情中的一件,但从中可以看出姜老的心灵之美、心灵之善。正如毛自富的文章中所说的:“姜老也希望我能像张海迪一样振奋一代人的精神;他更希望世界语能在促进人类和平共荣中发挥巨大作用。”
姜老离我们而去了。我们的世界语大家庭里失去了一位长者,失去了一位战士。我们活着人对他的最好的纪念应该是继承他的精神,发扬他的精神,继续把世界语运动做好,为世界语运动的发展做出更大的努力。世界语运动的发展要靠世界语者的努力工作和奉献。千百万世界语者的自觉努力工作和无私的奉献是世界语能够发展到今天的根本原因。

刘晓骏
2008年1月10日于济南山大校园






长 歌 哭 姜 老 ● 林力源

是刘伟壮的电话,电话里却是哭声,我的心一下被提到了胸口,难道是姜老的……?!因为早上看了曼娟的“噙泪而叙”,我一天的工作便没了头绪,我心里在为姜老祈祷:敬爱的姜老,我知道这些年您无数次地在与疾病搏斗,而且总是您赢了,您多次对我说,有柴门霍夫保佑,您不会被疾病夺走,我甚至认为,您永远不会走,因为您是中国世界语的第一战士,战士是永生的。刘伟壮终于停止了哭泣,告诉了我,我顿时眼前一黑,呆坐在电脑前,止不住的眼泪流淌下来,我终于哭出声来了,淘心淘肺地哭出声来,这把全研究院的员工都惊动了,因为他们从来没有看到我这样伤心过,姜老啊姜老,我要先给您哭一场,不然我气不顺,心不甘啊?!姜老啊,这次开七大,我把您请来,到快要走了,我才有空到您房间谈了不到一个小时的话,您是要与我单独密谈,我当时没有答应您对我的厚望,我当时自认担当不起呀!我真是后悔,当时我如果“不当真”地答应下来,说不定您的心情会好一些,也就不会病重了。
您在我脑子里是活生生的音容笑貌,不停地在我脑子里转,我们的交情是从大文工作调动到广州后不久,你也到了广州协助大文工作时,我们在广州认识的,您给我的第一个印象是世界语水平非常高,不仅口语好,而且文字功底也高,后来才知道,您不但是离休老干部,而且英语水平也很高,但你没有一点架子,特别乐于与年青的世界语学习者在一起,当时的桃花山“世界语之家”,您是其中的中流砥柱,那是一段清贫、甜蜜,充满浪漫色彩的时光,我们在那里不但办世界语班,而且接待了数不清的中外世界语者……;您给我的第二个印象是有一种人老心不老的精神:60多岁了,骑着一辆小轱碌的自行车,把广州市的大街小巷都跑遍了;那是在青岛开完第五届太平洋世界语大会后,我们在泰山上见面,我们还没有爬上山,您却已经从山上下来了,而且还告诉我,还要去西安爬华山,坐火车不睡卧铺……,真是年青小伙子也赶不上您。
广州市的路径跑完以后,您有点闲不住,我乘机请您主持广州大学的世界语函授工作,这时的函授费用已经入不付出了,你一口就答应了,并要求我答应您一个条件:不要工资。于是您帮助我把函授又坚持了半年,直到您夫人病重,您不得不回长沙去。这半年的工作令我对您又有了新的了解:您工作的认真真可喟一丝不苟,精亦求精,您最后交给我的两份清单,真叫我又感慨又钦佩,一分不差的帐目,一个个函授生的情况介绍,绢秀的蝇头小字,简直就是一件艺术品。
我们的重逢是在1997年从化的第一届世界语文化交流会上,回长沙几年,您送别了夫人,却耕耘出一片世界语的新天地——湖南省世界语协会和长沙市世界语协会在您的努力下团结了一大批世界语者。您应该高兴,但这次您却并没有过多的兴奋,您带来了自己制作的小展览——毛自赋的事迹介绍,目的是想为高位截瘫的毛自赋募捐到一笔钱,以解他的困境——毛自赋瘫痪后仅管自强不息,在世界语创作上不断进取,甚至获得许多国际大奖,但生活依然不能自理,现在是靠七十多岁的老妈妈照扶,今后呢?不敢想下去。我对姜老说:世界语者没有几个是有钱的,你能募到多少钱呢?这些钱又能管多少用呢?管多长时间呢?姜老显得十分无奈,喃喃地说:捐多少是多少吧?总比没有好!完全是一个家长的心思,姜老的努力与无奈深深地打动了我,我决心帮助他,首先要让他改变观念,要意识到一定要依靠政府,让政策来保证毛自赋今后的生活,姜老听了我的策划后恍然大悟,于是认定要我来主持这场策划,1998年,我陪着姜老八下常德,终于把“国际毛自赋世界语学术研讨会”开成功了,毛自赋被评为常德市先进青年,湖南省十大杰出青年,湖南省教育电视台专程采访,做了长达半个小时的专题报道,毛自赋的生活也在政府各方面的关怀下作了较妥善的安排……。历时一年多,姜老不知道去了多少次常德,来回的路费都有近万元,这些,都是姜老自己垫的钱,为了节省,他不住旅店,就睡在毛自赋的小客厅里,早饭,就是一元钱的米粉,中午是二元钱的快餐,高兴就喝一点随身带的5元一瓶的保健酒,这对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未免太残酷了。可是姜老总是乐呵呵、笑迷迷的。
他是一位离休干部,每月的退休金却只能维持生活,挤下一点钱,全部被用在了世界语,不光是湖南的世界语活动,总有姜老的功劳,几乎全国的世界语活动也都能见到姜老的身影——从一解放到年届八十,他对世界语的痴迷与奉献,丝毫没有减弱。用战士——中国世界语第一战士来定义他,真是再形象不过了。
让我大感动的是,2006年在浏阳河会议上得知,为了开好这次会,湖南的许多世界者纷纷解襄,而姜老一人竟捐了1000元,这可是姜老近一个月的退休金啊!对比当时邀请来开会的北京的某官员开口就要5000元,人品与境界不是差得太远了吗?
我们在七大刚开过方善境老百年的追思会,开过全国老世界语者的座谈会,我们应该骄傲与感谢,是这些老世界语者用他们高尚的品德和对世界语执着的热爱,才会有今天的中国世界语运动与成果,他们的精神是中国世界语界的一笔宝贵财富,姜老正是这些先进的代表人物的楷模,姜老不死,他永远活在我们心中,激励着中国真正的世界语者们,百折不回地前进!
姜老,您为世界语奔波了一生,我们要永远记着您的教导,誓把中国的世界语运动搞好,让世界语的伟大理想早日成为现实。


沉 痛 悼 念 姜 祖 岳 先 生
湖南世界语协会会长 刘铁山
湖南世界语者 张曼娟、姜老家属:
今天早上从绿网上看到长沙张曼娟饱含深情,文笔流畅,对可敬的姜老和可爱的世界语一往情深的文章后,我和彭争鸣商量尽快去长沙拜访和探望德高望重的老先生。可万万没想到,下午16时得到他老人家已经不幸辞世的消息。惊愕不已。马上给张曼娟打电话,得到证实后,立即给湖北省和武汉市世界语协会汇报,并受其委托,在此向姜老先生家属和湖南世界语协会表示深切问候!节哀顺便!我们为失去可敬的姜老,为两湖世界语活动失去一坚实顶梁柱而倍感痛惜和遗憾!
湖北省世界语协会
武汉市世界语协会 敬挽
2008年1月9日

往 事 如 潮 忆 姜 老 毛自富

……,我立即着手练习口语与听力。可我没有多少世界语录音带。为此,1997年国庆节前夕,我便打电话向黑龙江的石老师请教,他立即让我与长沙市的姜祖岳老先生联系,请求帮忙转录,姜老是国际世界语协会的长沙代表。当晚,我又打电话给姜老,没想到姜老是那么的和蔼与热情,电话中他给我简要讲解了世界语的发音要点之后,满口答应给我转录李威伦的教材录音带。可是,他家没有双卡录音机,于是,放下话筒,我又立即给在长沙的我的一位同学打电话,请她第二天到姜老家为我录制所需磁带。国庆节时,这位在大学任教的同学,嘱她的学生给我带来了磁带以及姜老手抄的李氏教材第二册和其它磁带与资料。看着姜老那一丝不苟的抄本,我很受鼓舞,尤有相见恨晚之感。
听了姜老那里录的五盒带子,我仍觉得不够。10月12日,我又打电话给北京的王汉平,请他特快专递给我寄些带子来。15日,我收到了他寄给了我《这是我们的世界》、《你说世界语吗?》、《海的女儿》、《巴基在西伯利亚》等八盒带子,但带子都没有配套的文字资料,我又写信给姜老,询问他手中是否有相关资料。没想到他又动手给我手抄《这是我们的世界》三十多页。当他到我家后,拿出这第二本装裱好的手抄本时,我感动得说不出一句话来。心想,这位老人太舍已了,是什么使他如此助人为乐?世界语给他带来了什么?如果他富有,他怎不乐意一下子去复印了事?他怎不让我出复印费呢?想起来,有些令人心酸。现在,有多少身强力壮的年轻人,愿意分文不取,为陌生的人抄三十页书呢?而已七十二岁的姜老能这么做,使我受之难当。
……
人们常说,千里马难寻,伯乐更难求。我惭愧,我算不上千里马,可是姜老先生是个万分的伯乐。
1997年的12月,姜老带着我发表在国内外世界语报刊的近百页复印稿件以及我的获奖证书等去参加广州从化举行的全国世界语文化交流研讨会。会议期间,他在宾馆的走廊举行了我的个人作品展,并在有关讨论会上报告了我的状况,提议马上在常德市举行我的世界语作品研讨会。
会后,广州、江苏、长沙等地的世界语者纷纷给我寄来关爱,支持我购买电脑以方便我写作和与外界联络。
1998年1月上旬,姜老带着广州世协的专职世界语者刘伟壮以及岳阳市民革秘书长刘铁山等专程来看望我。经刘铁山的介绍,常德市委宣传部有关负责人、市人大主管文教卫的副主任周克钟以及市民革秘书长等相继来我家问候我。
人们关注我的同时,更进一步的了解了世界语;姜老在介绍我的同时,更为世界语作了强有力的宣传。我了解他老人家的苦衷,他一直担心经济潮会使人们忽视精神建设,人们追求地方经济发展的过程中会淡忘人类共同进步。正如日中友好通信会会长栗栖纪老先生在该会会刊《朋友》中文版第四期上写的那样,姜老也希望我能像张海迪一样振奋一代人的精神;他更希望世界语能在促进人类和平共荣中发挥巨大作用。
……
世界语使我了解了世界,世界也进一步了解了我,我要千百次地感谢姜老。
1998年7月初姜老去了北京,把我的情况报告给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副主席黄乃先生。黄先生是一名盲人世界语者,出于对世界语的理解与支持,他嘱咐中残联有关人士几次打电话给湖南省残联和常德市残联,对我表示极大关注。
在北京期间,姜老与中华全国世协及青年世协进一步商讨了有关在常德市举行我的作品研讨会的事情。拿着中华世协有关作品讨论会的批示,7月中旬,姜老陪同广东省世协秘书长林力源先生又一次来常德,分别拜访市社科联、市委宣传部、市残联等,争取官方对研讨会的首肯。有关领导立即表示了精神上的支持。7月底,姜老带着我的贺信及诗歌手稿《轮椅上的安泰》等有关资料上北京参加了中、日、韩世界语者公共研讨会。会后,国内外几位世界者以及昔日的同窗好友们为我慷慨捐助,使我能在国际互联网上遨游。我分别在国内外申请发布了个人世界语及中文主页。
八月初,姜老参加在法国举行的国际世界语大会,他带着我厚厚的诗歌手稿及其他世界语作品的复印件等。会议期间,他又举行了我的作品展,并要求我的西班牙朋友米格尔?费尔南德兹专门召开小组讨论会议,介绍我的诗集并呼吁国内外朋友关注我诗集的出版。
……
1999年8月在桂林举行的第四届中华全国世界语大会上我被中华全国世界语协会授予世界语文学创作奖。会后,黑龙江的石成泰老师在姜组岳先生的陪同下特地来到常德,再次商讨举办研讨会事宜。石老师不顾路途劳顿,连夜起草会议申请报告及运作方案。
两位老人不辞辛劳的来访使我深深感受到,世界语对于我已不仅是一种精神消遣,而对于他们俩,更是一种责任与崇高理想。
2000年8月14日至16日,筹备了两年之久的“毛自赋世界语作品研讨会”终于在常德举行。民革常德市委无偿提供了会场。民革湖南省委副主委蔡自兴、中华全国世界语协会主席谭秀珠、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世界语部主任刘俊芳等领导以及来自国内外的近四十位世界语者参加了会议。这次会议不仅使我见到了胡国柱等中国世界语界泰斗级老师,更使世界语和我在湖南得到了空前的关注。
会前,湖南教育电视台对姜老和我作专访。
……
2006年五一前夕,姜老背着氧气袋和张曼娟等路过我家并午餐,随即赶往武汉参加东湖活动。来去匆匆,姜老依然兴致勃勃,没有显露出半点的不适。没想到,这次的来访会是与我的诀别。姜老今日乘白鹤归去,我出版的诗集还等他再次来我家亲取。可是……那只白鹤,可否捎去我的哀思?

姜 老,我 们 永 远 怀 念 您

姜老走了,走得如此突然!当我在电话中听到林力源先生告诉我这个噩耗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经我再次询问确认后,我感到震惊和无比沉痛。
几天前我的电脑出了故障,不能开机上网查看信息,只靠电话与外界联系。前天当我在电话中得知这个不幸的消息时,当即委托林力源先生以我们夫妇的名义在论坛上发帖表达我们对姜老突然逝世的沉痛哀悼。
我和姜老见过两次面。第一次是在2000年11月在福州召开的全国世协第六届理事会扩大会议上。那时我的词典的初稿已经编成。我带着打印稿的样本出席了那次会议,想借会议之机征求世界语朋友们对词典编写体例和方法的意见。姜老对我所做的工作很感兴趣,我和姜老曾专门约谈了一次。姜老对汉世大词典的编写非常关注,希望未来的这部词典能照顾到各个层面的读者,既要有较高的查得率,也要照顾初学者的需要。姜老对词典中收入较多的例句给予充分的肯定,希望例句的选取还要更精当一些。姜老的这两点意见无疑是非常中肯的,他对词典初稿的肯定,也增强我进一步编写和修改词典的信心。
去年,由于广州世界语协会和林力源先生的努力,词典出版有了新的转机。为了尽可能减少词典中的错误和疏漏,需要聘请一些资深世界语者对词典稿进行审阅。去年夏季应林力源先生之聘,姜老不顾年迈,欣然接受两个字母审阅任务。当时正值夏季,姜老不顾天气炎热,如期完成了审阅任务,对词典打印稿中的疏漏和错误提出和许多修改建议。在词典审阅人员中姜老年龄最大,视力肯定较差,而打印稿的清晰度又不很理想。要完成一百多页密密麻麻的词典稿的审阅任务,对姜老来说其难度之大,是可想而知的。
12月初,我又在广州与姜老会面了。我拿着签好名的词典送到姜老手中并表达我的诚挚的谢意时,姜老谦逊地说:“这是应该做的”。一句极简单、极朴素的话,充分表现出姜老高尚的人品和对世界语执着无私奉献的精神。高尚的人品是不需要漂亮言辞的装饰的。
羊城会议后我曾在绿网论坛上一位世界语朋友的帖子中读到:姜老在广州七大会议之前曾因病住院治疗,他是在未痊愈的情况下去广州开会的。看到这张帖子后我对姜老的人品更加了解、更加钦佩,同时又为他的健康担忧。过了几天我又在论坛上读到转载的湖南某报纸上一篇报道。报道说:姜老从广州回去后还在用放大镜读书和查阅词典。我为此感到一点欣慰,至少觉得姜老的健康是在恢复之中。我万万没有想到姜老会走得这么突然。
姜老虽然离开了我们,但他的高尚的人品,他对世界语无私奉献、谦虚好学的精神永远值得我们学习。可以告慰姜老的是,他为审阅词典所作的辛勤劳动的成果和贡献出的智慧已经凝聚在已出版的《汉语世界语大词典》中了。作为词典编者,我对姜老的不幸逝世感到无比痛惜。我和所有的词典使用者一样,将永远感谢和缅怀姜老对词典所作的贡献。
可敬的姜老,我们将永远怀念您。
王崇芳

刚刚还在整理七大特刊的图片中看到姜老,没想到仅一个月的时间,老人家就离我们去了。收到消息,万分悲痛,愿老人在天之灵安息吧! 北京陈吉






实 现 治 学 严 谨 的 姜 祖 岳 前 辈 的 遗 愿

我较晚进入世界语圈。我和姜祖岳前辈的渊源只有4个会议和2本世界语教材。
我是电子结构设计工程师,退休以后,正赶上中国即将召开89届UK。在南京世界语者庄企雄的介绍下,和西安世界语协会取得联系,购买了“希望”和“犸兹”光盘。一方面我很喜欢这些教材,另一方面,由于我的职业,在设计图纸时养成善于发现差错的习惯,把“犸兹”资料中的问题逐一以书面形式罗列出来。王天义会长责成我具体整理“犸兹”课本,我感到十分荣幸。正在我投入工作,西安世界语协会收到姜祖岳前辈寄来的厚厚的关于“犸兹”教材的问题的材料,我感到万分惊喜!有很多问题和我个人发现的不谋而合,甚至比我发现的还要详尽。而以姜老的年龄,这么认真投入世界语的教学事业,怎么不令人感佩呢?这不正证明他是一个最真诚的世界语者吗?而今,当呈现在人们面前的印刷的“犸兹”课本,包括最近的彩封课本时,我们永远不能忘怀,这里凝聚了姜祖岳前辈的心血!
2005年9月在福建泉州召开六大时,我第二次见到了姜老。严格说来,第一次见面是在北京2004年的89届UK,但是当时没有说上什么话。而六大以来,为了参加湖南长沙的浏阳河世界语会议,我时常和姜老保持联系。
他不仅治学严谨,而且对人关心体贴入微,他专门打电话指导我,五一会前到湖南旅游,避开旅游黄金周,以减少麻烦与疲劳。
由于人们公认姜祖岳老师水平高,西安王天义会长托姜老翻译引进的北美新世界语音像教材 Pasporto Al la Tuta Mondo 。这完全是没有报酬的,工作量很大。不清楚用了多少时间,终于完成了。当我看到姜祖岳前辈翻译的题目,敬佩油然而起:“全球通护照”!多么贴切!多么凝练!又多么具有中国特色呀!而在此之前,没有一个比他年轻的世界语者,能想到这么好的翻译题目。
目前,姜老师的心血还没有公之于众。一度,我们想打退堂鼓。2007年8月,我在日本横滨的92届UK的相识晚会,了解到美国的 Lucille C Harmon 女士把全套DVD光盘 Pasporto al la Tuta Mondo 赠送给中华全协,而且还有中文的翻译。而西安世协购买的仅仅是第一盘录象带,转制的2盘 VCD光盘。质量和数量都不可比拟。我未免有些自卑,担心会比不上“武林”高手而出现相形见拙的尴尬,这也是人之常情。当92届UK时,我对赵建平老师说,把我们姜老师的翻译寄给他,看有没有可取之处。
2007年12月广州七大期间,我把这种想法当面告诉姜祖岳老师,谁知前辈讲了一番令人意想不到的话。
他说,别人搞的翻译肯定没有自己的细致,很多合成词,对中国学习者来说,翻译是必要的。姜祖岳前辈在中国世界语界,治学严谨的作风是屈指可数,他对自己很有自信,不迷信外国人。回想“犸兹”的进口教材来说,简直问题连篇,改不胜改。在这种精神感悟下,把姜老师的无偿劳动的翻译成果《全球通护照》第一部分,以他的名义公布于世,成为我现在的最大心愿。
姜祖岳前辈虽然走了,但是他走得光彩。他带病参加了中国世界语第七次大会,为自己的世界语人生划上圆满的句号。不作寻常床箦死,留下真情无限。他把自己的世界语文采无私奉献给后人,前辈的光环、关爱永罩人间!让我们努力追随姜祖岳前辈的事业,学好世界语,以实际行动实现前辈的遗愿,告慰英灵。
姜祖岳老师与我们同在!
江苏 高友铭


怀 念 姜 祖 岳 老 人

江西省世界语协会 弓晓峰

在我的印象中,我跟姜老见过4次面。
第一次见面大概是2000年11月,在福州召开的全国世协第六届理事扩大会议上,姜祖岳老师带来了湖南卫视台录制的有关毛自赋的带子让代表们观看。那时,我十分钦佩姜老,他为了宣传毛自赋的事迹,不顾年事已高,四处奔波。会后他跟我说他想去南昌,一来看看老朋友,二来想在南昌宣传一下毛自赋。我因为会后要去上海,不能与他同行,便事先与南昌的世界语者们电话联系,为他安排了到达南昌后的一切。
第二次见面,是2004年北京的UK,那时他们湖南代表团上台演唱歌曲,我看见姜老和年轻人一样充满活力,可惜UK上没能有机会跟他多聊,甚至也没能找出一张与他合影的照片。
第三次见面是2005年在南昌举行的滕王阁会议,作为主要负责人,有太多的事情要做,白天要主持会议,晚上10点以后才能回到城东的学校,第二天一大早又得赶往会场,真可谓忙得焦头烂额,都没有时间亲自去代表们住的地方看望大家,而且那时身体还不好,会议一结束,就累倒在床上躺了整整一天。会后,我十分的内疚,觉得很多工作没做好,也没能为各位代表送行,姜老是何时离开南昌的都不知道。幸运的是拍了很多有姜祖岳老人的照片,下面这一张就是当时的中华全国世协会长谭秀珠女士与湖南、湖北和江西三大名楼会议主要负责人的合影,照片上的姜老精神矍铄,哪象一位八十岁的老人?

这次的第七届全国世界语大会,是我跟姜老的第四次见面,没想到竟然成了最后一次。第一天的相识晚会上,有幸跟姜老聊了一会,姜老跟我谈的几乎都是如何把当地的世运工作做好。姜老给人的印象永远是笑容满面、和霭可亲,他对世界语的热爱让我深受感动,当时我并不知道他的身体状况,是会后在绿网上读到帖子才知的,那时还想,姜老,您不能为了世界语这么拼命啊。
非常感谢朋友抓拍到我和姜老正在聊天的照片,让我终于拥有一张与姜老单独的合影。


如今,敬爱的姜老永远离开了我们,离开了他所热爱的世界语运动,可是他的音容笑貌将永远留在人们的心中,他的精神将永远鼓励着世界语者们。 (2008-1-15)

追 忆 姜 老 二 三 事

我总也忘不了5年前在饶健家见到姜老师的情景。
记得也是大约在冬季,那天是阴天。姜老师给我第一感觉就是非常和善、慈祥,并带有湖南口音。我和姜老师在饶健家的沙发上坐下,只见姜老师手上拿着一本世界语课本(我好象记得是本李士俊老师的《世界语自修课本》)。
其中,姜老师对我说的几句话,使我记忆特别深刻。姜老师说:“我们都属于南方人,我们南方人对语言中“L”与“N”大多不分,实际上语言发音非常重要,一不注意,就会让人误解你要表达的意思。”自那以后,我就比较注意“L”与“N”的发音,尤其是在与人交谈时。
由于那天饶健临时有事,我便陪同姜老师到外面转转。当时姜老师已70多岁,我总是提醒姜老师,要不要坐车,但姜老师总是说:“没关系,我喜欢走路。”我们边走边聊,互相介绍各自协会目前的情况。姜老师还特意问了我一句:“你们江西南昌有个叫弓晓峰的人?”我说:“对,她目前正在考研,很忙,我们很少与她联系。”我说:“你怎么知道?”姜老师说:“以前听他们说过。”不知不觉我们来到南昌八一广场。姜老师看到我们的八一广场,说道:“你们的广场蛮大,还有四块那么大的草坪。”我指着广场前面的一条路——中山路对姜老师说:“我们走到那条路,坐公交车去协会的胡师傅家。”姜老师问我,“路远吗?如果不远,我们还是走着去。”我说:“有一段路程,还是坐几站公交车吧。”姜老师说:“那好吧,就听你的。”来到车站,我正准备掏钱,姜老师说:“我有老年证,坐车不要钱。”这时我注意到,姜老师确实不象老年人,他说话,走路就象年轻人一样。
下车后,我们来到胡师傅家,胡师傅一家人听说是湖南来的世界语者,非常热忱。胡师傅爱人马上说:“中午就在这里随便吃点。”(来到胡师傅家时,已接近中午),午饭之前,我们协会的王乐天等也赶到胡师傅家与姜老师共进午餐……。
这些事虽然过去了好几年,但仔细回想起来,又仿佛像是昨天发生的事一样。音犹在、身如形,而对姜老您,我却不能来送行;泣无泪、痛无声。而我只能在遥远的南昌,默默为你祷告,苍天啊,请捎上我的思念,愿姜老一路走好!
我等晚辈一定接过你的世界语大旗,一直扛下去,完成您未完成的遗愿。

江西 Venkon
2008年1月16日晚10点45分

Ferulo悼姜老

我的火车还在路上,接到铁路之星的信息:曼娟的老师姜老过世了……
我的脑袋一下打击很大。强打着精神回了个短信,也是强打着精神把列车开到终点。回到家,打开电脑:满篇的讣告和悼念文章!姜老,您走了,就这么走了?
我和姜老初次见面,是在1992年的青岛第五届太平洋地区世界语大会上。姜老对吾语的热爱,对语言的造诣,交往中谈笑风生,仗义执言,都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当年没有电脑,姜老经常给我写信。他对我的世界语名字直接提出很婉转的修改意见。他从欧洲回来以后,给我写过一封长信,我给转发到《绿原》上了。后来,这封信出现在《世界》上,标题是《访欧归来话欧洲》,让我们很开眼界,也深切感受到了姜老忧国忧民的一片赤心。
1996年,在上海的第一次亚洲世界语大会上,我给姜老带了一袋内蒙古产的奶粉。这么点小事,直到2007年曼娟到内蒙古来,还说姜老经常提起。
年前的广州全国七大,我特意把两袋内蒙古特产奶酪送给姜老。并且有幸在他的房间里多聊了一会,并且给他和他的再传弟子,两位可爱的湖南小姑娘一起合影留念。我知道他的身体一直不好,也知道他是不顾医生的劝阻,执意要去参加全国七大的。我真心祝愿他健康长寿,也希望他新收的学生能够更多地得到他的教诲……,但是,我万万没想到,这就是永别!也许有的朋友还有印象,拙作里提到:有位老世界语者特别强调要提高世界语水平,特别是口语水平。还有,我在给全国六大写的一篇文章里提出全国的世界语者团结起来,有位老世界语者感慨地说:谈何容易啊!这些,都是来自姜老的切身体会,是他老人家的肺腑之言。如果说,提高语言水平是个长期的任务;那么,全国世界语者的团结问题,却是刻不容缓。我们怀念姜老,就要把他的遗愿,化作我们的精神动力,把他未完成的事业,继承过来,传播下去。我赞成孙明孝先生的观点:没有姜老,就没有湖南世界运运动的今天。同样,姜老的离去,不但是湖南世界语运动的重大损失,也是中国世界语运动无法弥补的重大遗憾。当然,周瑾朋友的观点更洒脱:在寒风中,一位老师离我们而去,我相信,他去了天堂.在雨雾里,一位长者向我们告别,我相信,他离我们并不遥远.我从不觉得他离我很遥远.网络间的谈笑仿佛就在昨天,我觉得他的笑容此刻就在眼前,就象我故去的长辈,所有的关怀依然在我身边。我知道,生命对于智者,只是一种形式的转换。我知道他离我们并不遥远……阿弥陀佛!是啊!不保留遗体,供医学研究。这种高风亮节,不是足为我辈楷模吗?我想对曼娟说:节哀顺变。
我知道姜老的教诲在曼娟心里的份量,尤其是昨天曼娟的文章,更让我感到了姜老临终前的心痛:他的心愿未了,他不放心我们这些后来者的意志和决心啊!曼娟:革命尚未完成,同志仍须努力!这就是我们怀念姜老的最好的办法啊!

他 的 光 辉 业 绩 永 远 激 励 着 我 们

湖南世协、长沙世协:
惊悉姜祖岳同志不幸逝世,我会同仁深表沉痛和哀悼。姜老一生热爱世界语,几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乐于进取,是忠诚的世界语战士。他为宣传和普及世界语作出了突出的贡献,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他的逝世,是湖南世界语界的损失,也是中国世界语界的损失,他的光辉业绩将永远激励着我们为了世界语的伟大理想,开拓创新,奋勇前进。
祖岳同志安息
辽宁省世界语协会
2008年1月12日

悼念姜祖岳先生

先生在我心中永远是为真理而斗的战士,忠诚坚守阵地的勇士;先生慈祥和蔼,古道热肠;先生在中国的绿色田野播种耕耘,身后绿茵绵延,先生是万古长青的世界语大树。
北京 于建超挽

江西世协和南昌世协沉痛悼念姜祖岳老先生

湖南省世界语协会:
惊悉姜祖岳老先生不幸因病逝世,噩耗传来,我们深感万分悲痛!他的逝世不仅是湖南世界语运动的重大损失,也是我们江西世运的一大损失,乃至全国世运的损失。姜祖岳老先生为发展世界语这一和平事业,呕心沥血,鞠躬尽瘁,作出了自己毕生的贡献。他的一生是为世界语运动战斗的一生!奋斗的一生!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继续完成姜老未竟的事业,继续加强我们两省世界语协会的交流与合作,为人类的和平这一伟大的进步事业而共同努力奋斗!
江西省和南昌市世界语协会

沉痛悼念姜祖岳老先生

湖南省世界语协会:
惊悉姜祖岳先生走了!悲痛之极!深感遗憾!没能留下老先生的风采!
沉痛悼念姜祖岳先生!向姜老师的家人表示亲切的问候!向湖南世界语协会的朋友们问候!
吉林省世界语协会;长春市世界语协会
2008- 01- 09

致刘铁山会长及姜老家属

铁山兄及姜老家属:
这几天我的心情非常沉痛,对姜老的不幸去世深感悲痛,虽然我与姜老接触时间并不长,但是他给了我许多的教诲是我终生难以忘怀的,为了寄托对先生的哀思,我还是忍着悲伤的心情,写了几篇文章。寄给你们以表达我对先生深深的怀念之情。
因为我的工作确实太忙了,抽不出身来,所以19日就不能到长沙来亲自追思姜老先生了,请铁山兄代我给姜老烧拄香吧。并代我向姜老的家属表示亲切的慰问。
明天是姜老的一‘七’了,我准备在绿网上把此文章发表出去,以纪念姜老先生。

湖北黄石世界语协会副秘书长,新闻发言人
湖北师范大学副教授 袁泽高
2008.01.14 晚

我 与 姜 老 先 生 三 次 见 面 袁泽高

怀念敬爱的姜祖岳先生——我与姜老的第一次见面湖南?长沙
我与先生见面之前,就已经听说过您老人家的许多故事了。因为我们湖北省世界语活动比较活跃,每月有一次例会,大家经常见面。在会上每次都要把全国的世界语活动和最新的消息与大家交流一下,所以就经常听到大家说起姜老先生您的情况了。特别是当年为了筹备“毛自赋世界语学术研讨会”您多次自费到常德去,帮助毛自赋的事迹更是感动了我,当时我就决定一定找个时间去拜访拜访您。
2006年4月份,我们黄石世界语协会举办了“黄石世界语协会成立25周年既胡国柱先生从事世界语活动50周年”的庆祝大会。湖南省世界语协会会长刘铁山先生专程赶到黄石参加了会议,也就是在这次会议上,刘会长发布要在湖南长沙召开“浏阳河世界语文化学术研讨会”的消息,我当即报名要参加会议,其主要原因是想借此机会去拜访一下久仰的您。
在“浏阳河世界语文化学术研讨会”召开之前,刘会长邀请我写点文章,说是要搞一个论文集,于是我受命写了一篇论文电邮到了湖南长沙,没有想到,给我回信的居然是我久仰的姜祖岳先生您呀,我感觉到太意外了,心情非常激动。
当时我的文章寄得晚了一点,版面有点紧张,但是,您老先生还是来信告诉我,您一定想办法安排版面,要我不要着急。于是我们在网上、在电话里经常联系,您还就我文章中的一些不足之处作了非常认真细致的审阅,提出了许多宝贵的意见。从这当中,我就感觉到了您的认真,您的真诚,您的善良,您的为人。难怪在世界语界中,我经常听到大家对您老先生的那些高度的评价的。于是,我就更加急迫地想早日见到姜老先生您。
2006年5月2日,我们湖北省和黄石市的世界语者们远赴湖南长沙,参加“浏阳河世界语文化学术研讨会”。签名报到后,我就开始打听您,于是,长沙大学的学生把我带到了您的面前,我自报家门以后,先生您马上就用有力的双手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说,“你就是泽高啊,我们在网上就已经认识了嘛!”就这一句非常亲切的话,把我们的距离拉得更近了,我们象是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似的,很亲热地交谈起来了。
在以后几天的交往中,我进一步体会到老先生的知识渊博;老先生的平易近人;老先生的谦虚为人;老先生的高尚品德;老先生对世界语执着的热爱。
在会议期间,您楼上楼下地跑个不停,不是指导这个,就是帮助那个,您的脸上总是带着乐呵呵的笑容,完全不象是位80多岁的老人。多么可敬的老“E”者,多么可爱的绿色的“播种者”啊!
那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您对世界语的无私奉献,您对世界语的执着精神,您给了我太深太深的印象。于是我把对您的深深印象,写入了我的湖南长沙之行的日记博客中去了。
在会议空闲时间里,您带着我参观了长沙大学,并详细地介绍了湖南省世界语协会、长沙市世界语协会、长沙大学世界语协会以及湖南省其它地市世界语目前的活动状况,您还把长沙大学的大学生介绍给我认识,您对他们说,“湖北黄石是中国世界语运动非常活跃的地方,你们学习世界语后一定到湖北去一趟,到黄石去一趟,那里有你们要找的东西。” 我说姜老您太谦虚了,您才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呢,您谦虚地说,湖北是你们学习的榜样,胡国柱老师才是您钦佩的好老师之一。
于是,他们来了,到我们湖北来了,到我们大学里来了。他们来的时候,我没有别的东西送给他们,只是送给他们胡国柱老师编写的《世界语课本》。我想这也是您最想要我办到的事情吧。
顺便告诉您,他们现在还在与我联系。他们是您亲自培养出来的新一代大学生世界语者,是世界语的新希望。也是您“绿色生命”的继续……

怀念敬爱的姜祖岳先生---我与姜老的第二次见面
湖北?武汉
在2006年的“浏阳河世界语文化学术研讨会”召开后不久,湖北武汉的‘东湖世界语馆成立十周年’纪念活动在武汉召开,我从黄石市赶到武汉参加会议。令我完全没有想到的是我一到会场,一眼就看见了您老先生也在会场中,我立即跑上去拥抱着您。虽然我们分别不久,但是这次在武汉重逢却是那么样的兴奋。
在接下来的交谈中,您说您对湖北是有很深厚的感情的,所以只要有机会一定要来湖北的,上次我对那些大学生们说了的要他们到湖北来,你看他们派代表来了,你看还有谁来了?我把张曼娟也带到湖北来了。新老朋友见面非常高兴,互相叙述着世界语之友情,交流着世界语的信息。
中午,我们在武汉梅园附近的好望角酒楼,宴请了湖南等地客人,在点菜的时候,我问先生您喜欢吃什么菜,您说只要一个青菜就可以了,这怎么行呢,但是又不好说服您,于是我与曼娟商量怎么办才好,说着,我们突然想起了毛主席的诗词水调歌头?游泳,我们同时说,好!有了,“武昌鱼”!
于是我就对您说,姜老您看毛主席“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是不是非常惬意的呢,我们是不是也来份“武昌鱼”呢,这时您才高兴地答应了我们的安排。我还知道您喜欢喝口酒,我给您要了一小瓶我们家乡黄石出品的“中国劲酒”。
在我们这次的就餐中,我们继续着关于世界语的话题,也就是在这次就餐的时候,您与我们一起留下了非常快乐的吃饭的镜头……
但是,大家可是不知道您是带着氧气袋来到我们湖北的啊。看着您带着氧气袋,与大家兴奋的交流着,我多次劝您注意身体,而您却说不要紧的,有柴门霍夫的保佑,有这个(指氧气袋)保驾,还有他们的照顾,我没有事的。
但是由于您的身体不大好 曼娟君和您带的长沙大学的大学生们就非常细心地照顾着您,要您坐着说话,而您却坚持站着与大家交流着,精神看上去是那么的饱满。其实,您这是一种精神的支撑,是对大家的尊重啊。
随后在东湖世界语馆的座谈会上,您激情的发言,象是又回到了青年时代,回到了大学生的时代,你对世界语的崇高的理想,执着追求的精神感动着在场的每一位同志。
您新收的学生曼娟君,虽然加入世界语的时间才几个月,但是,她是一位非常认真的学生,在您的影响下对世界语有了很深的感情。在与她的交流过程中,得知您给了她非常多的无私的帮助,她很感激您。后来我提议让曼娟收集一些关于您为了世界语而奉献的事迹资料,我与曼娟约定要写几篇关于您的文章,曼娟爽快地答应了。
但是,由于工作太忙,我们没有及时写出来,现在确实是非常后悔的。好在,在您去世的前三天,我写了一篇小文“泽高印象—老‘E’者百态83岁的姜祖岳先生”, 曼娟也“噙泪而叙”写出了她对您的深深眷念的文章,让您在世的时候看到了我们的一点承诺,使我们感觉到了些许自我安慰了。这是不是我们为了您,而无意识之中的合作呢?
今天,我含着眼泪写这些怀念您的文章,就是对您表示我们的深深歉意和对您在天之灵的慰藉。
怀念敬爱的姜祖岳先生---我与姜老的第三次见面
中国?广州
2007.12月,我到广州参加了第七次全国世界语大会。来之前,我有一个打算,就是要写一些关于老世界语者的文章,因为我的论文《世界语的现状与发展前景》一文已经把我对老同志身体的担忧写得很清楚了。
我说现在这些世界语界的老同志是世界语发展的主要推动力,是世界语界宝贵的财富,他们对世界语的热爱和追求精神是值得我们后辈学习的,我们要抓紧组建以世界语老前辈们为主线的专家团队,要充分发挥他们的巨大作用等等。
于是,我就在会议期间,主动与老同志接触,主动与他们交流,收集我需要的资料。
我在广州七大花絮—泽高印象的系列文章里,开篇就写到您、我尊敬的姜老先生了。我说,我们一到广州宾馆,在一楼大厅里,我很快就看见先期到达的、湖南长沙82岁高龄的姜祖岳老先生以及其他地方的世界语朋友们。
看见了您,我就上前去拥抱着您,您说我们又见面了,我知道你会到广州来的。我说我也知道您一定会到广州来的。你问我,你们黄石来了多少代表,我说来了7位,您非常高兴地说,我就知道黄石会来许多同志的。你还说,你有时间就到我们住的地方去看望大家,我说谢谢您了,还是我们来看望您吧。
在随后的会议期间,我多次看见您在大会会场内外不停的跑来忙去的,精神状态是那么的饱满,是那么的快乐。但是,曼娟君悄悄地告诉我,说您是带着生病的身体,刚刚出院带着氧气袋来到广州的,她和几位大学生是专门为了照顾您的。但是您又不听他们的劝告,又不好好地休息,还在会场上与大家交流着,真是非常担心您的。我对曼娟君说,你辛苦些把他照顾好,如果有什么要我帮忙的话就找我。
在七大会议之前的老世界语者座谈会上,您始终带着微笑坐在那里,非常认真地听着大家的发言,听到精彩之处还不时的点点头。但是,您却没有在座谈会上多发言,多说几句话,把时间让给了其他的老同志。
您说他们来一趟广州不容易,与大家一起多说说话,多交流交流是很难得的。林力源在这边我会经常来广州,而且我以后还有许多机会来广州的。多么豁达的胸怀啊,您把机会都让给了别人,但是,您却是生前最后一次到广州啊……
座谈会后,林力源先生为了表达他对老同志的敬重,专门在广州宾馆的22楼餐厅设宴招待大家,因为从16楼到楼顶层的电梯不好乘坐,要等很长的时间,您却坚持要走上去,我按刘伟壮先生的要求,去照顾一些年龄大的同志,于是我就去帮助您,要扶着您上楼,而这时候您却说泽高啊,我没有什么,你去帮助那些老同志吧,多么崇高的境界啊,自己都80多了,还要去关心别人。
在您的坚决要求下,我去帮助一位广东的老同志以及其他几位老同志,这时您才露出了笑容。
在宴席开始的时候,您与周流溪先生、李士俊先生等一起边吃边就世界语发展中的一些问题,进行着深入的探讨,您说,我们老同志要进一步发挥作用,要多些贡献,您强调,我们一定要团结,要多培养一些年轻的同志,他们是世界语的希望。周流溪等先生非常赞同您的观念,这时,我从您的脸上读出了您的兴奋,您的希望,您的快乐。
是啊,您曾经跟我说过,说您到了世界语的国度里面,身体就好了许多,心情也快乐了许多。
您还跟我说,刘铁山等人将于2008年10月去台湾参加台湾世界语经贸文化交流研讨会,到时候你提前到长沙来,我们商量怎么去台湾,您说你很想去一趟台湾,因为您非常想与台湾的世界语朋友一起交流交流。而且您还知道我的爷爷也在台湾,你也想见见他。我当时就答应了您的邀请,说我到时候一定要到长沙来看您。
可是,没有想到,您的愿望却在2008年的开始就被可恶的病魔给夺去了。
我想,如果我能成行的话,我一定会把你的愿望带到台湾去,我会写一篇文章把您介绍给我的爷爷,介绍给台湾的世界语朋友。

?追 思 讲 坛?

长沙市社科联罗文章主席在追思会上讲话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世界语的朋友们:
今天我们在中山亭参加杰出的世界语老战士、我们敬重的姜祖岳先生的追思大会,心情都十分沉痛。姜老的不幸逝世,使社会科学界失去了一位博学多才的专家学者,使我们失去了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同志,世界语界失去了一位杰出的忠诚战士,此时此刻,我们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他老人家的哀思之情。
世界语是社会科学的重要学科,世界语学会是社会科学界的重要组成部分。
姜老五十年代初接触世界语,八十年代开始推广、应用,在他的影响和带动下,我市的世界语工作搞得有声有色,我们深受感动。这些年来,世界语学会也有声有色,有激情,有规划,有创新,有活力,有成效。
姜老为人正直、平易近人、工作勤奋、生活俭朴、博学认真、治学严谨、不计报酬、这种献身世界语的崇高精神,是我们学习的楷模。
姜老已经走了,走得那么匆忙,给我们留下了无限的悲痛,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团结奋进,把姜老为之奋斗的世界语事业完成得更好。姜老,您就安息吧!
最后,请姜老家属节哀顺变,祝大家身体健康。谢谢!
2008年元月19日

长沙有色冶金设计研究院老干办彭主任在追思会上讲话

尊敬的各位领导、来宾及各界朋友:
今天,我们大家怀着十分沉痛的心情聚集在中山亭,追思杰出的国际世界语专家和学者,我院原技术情报室工程师、副处级离休干部姜祖岳老先生。
姜老因病经医院全力抢救无效,于2008年1月9日凌晨1时50分与世长辞、享年83岁。
姜老原籍湖南新化县1925年7月23日出生于长沙,从1932年到1946年11月先后在长沙省立高级中学附属小学、新化上梅中学、枫林中学、省立第六职业学校高级采矿冶金科、湖南大学外文系读书学习。1949年8月在湖南人民革命大学学习参加革命工作,毕业后分配到中国人民银行工作、1953年初姜老响应党和国家号召,参加社会主义工业建设调入中南有色金属工业管理局设计处,后到沈阳俄文专科学校学习,学习毕业后就回长沙有色冶金设计院国外设计科专家工作组任翻译工作,1989年1月离职休养。
姜老一生热爱党、热爱社会主义、遵纪守法、热爱本职工作、服从组织分配,平时他对工作勤勤恳恳,在几十年的工作中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他将自己的一生献给了本职工作和社会,他为我院的发展和建设贡献了自己的力量,姜老一生对我院和自己的家庭尽了最大的责任。
由于历史的原因,使姜老受到了十几年不公正的待遇,根据中央和省委的精神,对姜老的错误处理给予了彻底的纠正。姜老虽然受到不公正的待遇,但恢复工作后,仍然努力工作和学习。他把所学到知识传授给大家,贡献于社会。
姜老先生离职休养后,一直从事国际语世界语的研究和教学,他培养出了数千的学者和带头人。他这种自强不息的精神值得我们大家永远学习。他为感恩社会,在早几年就与湖南医科大学签定协议,在百年之后将自己遗体无偿捐献给中国医学教育事业。姜老的壮举使我院全体老同志感到十分的震撼和感动。
今天,姜老告别了亲人,告别了同事和朋友,告别了为之奋斗一生的事业。他的告别,从此使我们失去了一位良师益友。也给世界语协会失去了一位好长者、好老师、好专家。姜老的逝世,给他的亲属、同事和各界朋友带来了无比悲痛和深切的惋惜。在此我们向姜老的家属致以亲切的慰问。姜老的优良品德和高尚风范值得我们永远学习。我们一定要化悲痛为力量,做好本职工作,告慰姜老在天之灵。
姜老走在去天堂的路上,请您一路走好!
长沙有色冶金设计研究院
2008年1月19日

苍 天 在 上 日 月 同 悲

——祭姜祖岳老师文

今天,我们怀着无比沉重的心情,深切悼念姜祖岳老师。姜祖岳老师于2008年1月9日1时50分因病抢救无效,在长沙逝世,终年83岁。我们在湖南日报刊登了补告。他是国际世界语协会会员、国际世协驻长沙代理人、中华全国世界语协会名誉理事、湖南省世界语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杰出的国际世界语专家和学者。姜祖岳老师从事世界语学习、推广半个世纪,他对教学工作十分重视,桃李满天下,得到世界语界的高度评价和尊重,姜老师应用世界语多次出国访问,朋友遍布全世界。遵照姜老师生前遗愿,不举行追悼会和遗体告别仪式,遗体捐献给中南大学湘雅医院,为我国医疗事业作贡献。我们决定在这里举行追思会,隆重悼念我们尊敬的姜祖岳老师。
缅怀尊师:德高望重,才高八斗、贾生望尘、文成绵乡、艺坛豪雄。桃李千万,同出一宗,学识渊博、八方称颂。生虽不才、随师可通、如斯俊才、寿康长生,故为苍天不佑,哲人遇凶,与世长辞,难见音容,嗟我学生、悲切哀痛、顿足捶胸、万箭穿心,今后何处求教,何处问津,疑惑谁解,难关怎攻,有如扁舟一叶、学海迷蒙、寻您天踪、呜呼,嗟我学生、何所适从,哭恩师,在生为人忠诚,传道授业,春蚕吐芯,爱生如子,风范永存。我问天,天不应,我问地,地不灵,我问人,都在哭。铁山化悲为勤,去痛用功,继承师志,勇攀知识高峰。千言万语,难陈悲痛;告慰师魂:惟有行动。追思恩师表苦衷,祖归昆仑,尊师九泉之下有知,佑我世界语学者、学海青云,万事亨通,呜呼哀哉,以告慰您的在天之灵。
尊敬的姜祖岳老师,您的光荣不在于生时受人赞美,而在于死后为后人效法,业绩和人品在身后,赢得人们普遍的怀念,您的在天之灵也得到极大安慰,您热忱宽厚,磊落光明,无私无畏,刚正不阿。一个不朽的灵魂将永远、永远活在我们大家的心中。特书对联一幅:
为世界为人民克己奉公烛光莹红照百代
爱E语爱学生鞠躬尽瘁桃李光耀遍九州

湖南省世界语协会 会 长
民革湖南省委教科文卫委员会 副主任 刘铁山
湖南双力开发公司 董事长
(编者注:此祭文系2008年1月19日追思会上的讲话稿)


沉痛悼念杰出而平凡的世界语老战士姜祖岳先生

2008年元月9日上午十时,刘铁山会长电告我,姜祖岳老先生于当日一时许不幸逝世,享年八十三岁。并告诉我将于元月9日上午十一时在长沙有色冶金设计研究院前坪举行遗体告别仪式。噩耗传来,我心颤栗,不能自已。虽离告别地点只有几十里之遥,我当机立断,打的火速前往,聊以自慰的是,赶到时,告别仪式还未举行,姜老的亲朋故旧和几十位省、市世协的朋友正为仪式的进行而奔忙,十一时许,我们一一与世界语老战士姜祖岳遗体告别,我们送了一程又一程。
我与姜老相识相知近二十年,从他的言行举止中,我感到杰出的姜祖岳先生他是我们湖南省了不起的世界语者。
杰出的姜祖岳先生
五十年代初,他就接触了世界语,后来参加了新华世界语函授学校学习,认真学习世界语,热情宣传世界语,忘我地投入到世界语运动之中,姜祖岳先生先后二十四次开办过世界语速成班、初级班、中级班、高级班、口语班、函授辅导班。1989年,他应邀赴广州担任广东省及广州市世协顾问,他积极献言献策,亲自办班,亲自传授世界语,为推动广东及广州的世界语运动作出了一定贡献。他曾对我说,“我把我的后半生嫁给了世界语。”姜祖岳先生是一位杰出的世界语战士。
伟大的姜祖岳先生
姜老非常关心长沙大学世界语运动。2004年12月26日湖南省世协和长沙市世协在长沙大学成功召开世界语年会,2006年5月2—4日,“浏阳河世界语文化、经济交流研讨会”在长沙大学胜利召开。为了召开这两次会议,姜祖岳先生积极出谋划策,作出了极大贡献。我们先后不间断协办了三期世界语研习班,共有202名 学员,(其中第一期78人,第二期68人,第三期56人)这三期的主讲教师就是老世界语者姜祖岳先生。吴长盛、徐承富等人也常来授课或教唱世界语歌曲。在举办这三期世界语研习班过程中,无论是天寒地冻、狂风暴雨、闪电雷鸣,还是骄阳似火,姜祖岳老先生从未缺过一次课,也从未迟到一次,三个学期的教学全部是义务的。从未领过一分钱酬金,就连吃饭、往返车费都是姜老自己出,为了提高教学质量,合乎青年学生的口味,他还带了两个学生教员,就连他们的一切开销他都包了下来。姜老的无私奉献,自我牺牲的精神,无时无刻不在感动着莘莘学子,姜祖岳老先生,精神是伟大的。
平凡的姜祖岳先生
祖岳先生为人正直无私,敢说敢做,在1957年政治运动中,被打成“右派”,在二十余年坎坷历程中,他修过铁路,挑过土,修过单车,做过外文家教,他曾对我说:“我出身平凡,世间不平凡的事我都做过,世间的不少苦我也吃过,在澳大利亚的阿德莱德市举行的第82届国际世界语大会期间,为了节省开支,我没有吃会议餐,更没有住宾馆,我只是买点馒头或面包充饥,晚上则钻睡袋,在街头的花坛中过夜。”在长沙大学讲授世界语期间,校领导和我见他已是耄耋之年,怕他身体吃不消,也怕发生意外。他却对我说:“来长大教世界语是我自愿的,生了病我可以去医院,万一死了,也与长沙大学和你毫无关系。我的子女也决不会找你们的麻烦,只是要请你通知一下湘雅医院将我拖走就行,因为我已办好了将自己的遗体捐献给湘雅医院的手续,让我这个平凡的人最后为医学事业作一点点贡献吧。”多么可敬可佩的姜老啊!姜祖岳先生的一生是伟大而又平凡的一生,永远值得我们怀念。
姜祖岳老先生安息吧!

湖南省世界语协会副会长
长沙大学英语教授 胡德清
2008年1月9日


念念不忘恩师情 泪飞顿作倾盆雨 徐承富

——杰出的世界语战士姜祖岳老师追思会上发言

敬爱的姜祖岳老师永远离开了我们,他离得那么匆忙,连一句招呼也没有打就走了!这给我们留下了无限的悲痛,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醒来,我脑海里总是浮现姜老的音容笑貌,以及和他在一起时的情景……,止不住的热泪啊,流个不停。尤其是,每当我打开绿网《世界语论坛》,读着来自全国网友们发来的帖子,更是伤心不已,老泪横流……。
我和姜老有27年的交情,他是我的恩师良友啊!我们在一起什么都谈:改革开放 社会新闻、贪污腐败、造假欺骗、贫富差距、疾苦百姓……,无话不说,无事不谈。当然,我们谈得更多的还是世界语和世界语运动。
姜老为人正直善良、生活俭朴、工作认真、治学严谨,是位勤奋博学的好老师。只要有人愿意跟他学习世界语,他就待你像亲人。他英语、俄语功底好,因此自学世界语得心应手,法语、德语、西班牙语也略有所知。如果他辅导别人英语、俄语,无疑可以得到很好的报酬。但他却愿意免费向别人传授世界语。若有问题找他,你都可从他那里得到正确的解答。他还边讲边翻开《世界语插图大词典》加以对证,从不含糊。
我国著名老世界语者陈世德曾对我们说;“你们长沙人真幸福!有姜老这位能讲 能写又乐意教世界语的好老师。” 对此我是深有体会的。 姜老已80多岁的人了,他的记忆力相当好,世运资料也记得很清楚,简直是部活字典。两年前他还开始学习电脑学上网呢。
回忆往事,历历在目。有几件我一直都没向姜老讲明,真是后悔莫及:
● 我明明知道姜老患心脏病,这病是很危险的,随时都有死亡的可能。但这句话,我却没有向姜老当面提醒,话到嘴边总是嘎然而止,怕讲出来不吉利。因此,每次告辞时,我只是讲:“请您多保重身体啊!”来敷衍。
● 去年七、八月份,我策划创意编本《快乐世界语10课》速成。但我深知我的能力、世界语水平及身体状况都不可能办成,只写了个初步设想及大概框架,很想找人合作。在长沙,姜老就是我最好的人选。话到嘴边,我还是没敢讲出来。因姜老每天忙着审校王崇芳老师的《汉语世界语大词典》,并在重新修订1986年出版的《世界语汉语词典》,我怎么好打扰他呢!就在他临终的前两天,还向我提及《快乐世界语》编写之事,并表达了支持重新开办“新华世界语函授学校”壮大我们队伍的愿望。
● 四年前,我心血来潮,为世界语写了几首歌词,其中有一首“老世界语者赞”,(已被江门市的周坤老师谱了曲)。其实,姜老就是我的创作原型,我就是为他而写的,但每次到他那里,我从未向他提起。想到此事,更令我追悔莫及、遗恨万分……。 今天,我将这首歌词只作几句改动,重新献给在天堂的姜祖岳恩师。

老 世 界 语 者 赞 歌
——谨以此歌献给我的恩师姜祖

您是勤奋的世界语者,
始终不逾把吾语研究。
您学而不厌、默默度春秋,
您诲人不倦、诚信交朋友。
为了攀登国际语通天塔,
您总不怠慢、永不停留!

您是勇敢的世界语者,
漠视他人的泠嘲相讥.
您走自己的路丶无所顾忌,
您老骥伏枥丶忘在千里.
为了消除语言交流障碍,
您烈士暮年丶壮心不己!

您是忠诚的世界语者,
念念不忘投身世运.
您衣带渐宽丶无怨无悔,
您爱心奉献丶胸怀坦诚.
为了医学丶为了子孙,
您捐献遗体作标本.
啊,我们衷心赞美您呀,
您的精神将与世长存!


祭 恩 师

2008年1月9日上午惊闻姜祖岳老师辞世,立即和大学生刘萍萍赶到长沙有色金属设计院,参加姜老的遗体告别仪式。
长沙世界语者和姜老的邻居们在瞻仰他的遗像、奖杯和姜老功绩的照片。省世界语协会刘铁山会长把现场拍摄任务托付给了刘萍萍。气氛庄严肃穆,萍萍拍下了鲜花丛中姜老的照片,这帧姜老的充满生命活力的工作照顷刻之间竟成了遗象,从此人天永隔,我不禁悲从中来。
人们冲过燃放着的鞭炮围向灵车,家属们跪在地上哭得昏天黑地,世协会员们强忍悲痛的滚滚热泪苦劝家属节哀。我本是个有泪不轻弹的女子,这次却一见灵车就不禁泪如泉涌,多次接近灵车向姜老作最后的告别。这是感恩之泪、崇敬之泪、心灵之泪;感谢姜老使我知道世界语;感谢姜老用毕生精力教育我们“怎么做人,怎么做学问”。我真后悔没来得及在他生前把我想说的话向他当面诉说。在和遗体告别的最后时刻,我默默地对姜老说:“姜老师,您能告诉我,人到底有没有在天之灵,您知不知道我们这么多人在如此深切的怀念您,如此悲痛的哀悼您!您是否看到,有一个您从未见过面的胆小的女孩刘萍萍正怀着对您肃然起敬的崇高情感,大胆从容地围着灵车(是一辆急救车)四周给您从不同角度拍照,并独自一人登上灵车摄下您的全身照,为我们留下了最后的永恒的纪念!”
姜老师,每年春节前,我都给您寄信并附上贺年卡片,写着“敬祝恩师春节快乐!”想不到今年我这封贺年信竟成了祭文、悼词。
我永远不会忘记,30多年前的一个秋日傍晚,我途经五一路原中苏友好馆门前时(现长沙口腔医院)见您坐在一张小课桌前宣传世界语,我问:“像我这么大年龄的人还能学会世界语吧?”您说:“能……”。那时我听了您一堂课,课间休息时,一直站在教室四周的青年世界语者徐承富、周志奇、欧阳江云等等分别到我们这些坐着的新学员课桌前来给我们个别辅导……。您和您的领导团队及世界语者们几十年如一日义务宣传、传授世界语的精神使我极为感动。从此我亦成了世界语者,并以此通过二外职称考试。
30多年来我亲眼目睹你们艰苦创业的艰辛,2006年5月长沙大学大礼堂浏阳河世界语会议的人气和朝气使我意外地惊喜。我曾在全国世协刊文题为《世界语充满爱》,我感到世界语运动像当然的革命运动,全世界世界语者之间的关系是战友、同志、兄弟式的关系。
柴门霍夫创造的世界语是一种科学的、精练的,经过100多年实践考验的,与时俱进的国际语。姜老师,您是把世界语作为一种神圣的信仰和事业来传播的,您的人格魅力十分感人,在这“一切向钱看”的风气中您不为名,不为利,无私奉献一辈子的事迹是世界语界的宝贵精神财富。直到您辞世前数小时,您还在念念不忘要给新会员发会员证,想不到这竟成了您的遗嘱。这怎能不叫受惠于您的本届和历届学员柔肠寸断,恸哭失声?!我们支持刘铁山会长的建议:怀念、学习姜老精神,化悲痛为力量,把湖南世界语运动推向一个新的高潮。
直到此时此刻,我才意识到“化悲痛为力量”这句话的份量。悲痛越深沉,力量越强大。您和您的团队几十年来培养出来老、中、青、幼数代世界语者会继承您的遗志,湖南世界语后继有人,会把湖南世界语事业发扬光大。姜老师,您为世界语事业操劳了一生,您走完了您不平凡的83年人生之路,我们已切记您几十年来的言传身教,立志献身于世界语事业。此时此刻,我们只能请求您放心地安息吧!姜老师,永别了,您永远活在我们心里。

颂姜老
歌颂世语赞老柴,
姜老德高育英才。
祖师培育数代人,
岳麓绿星放异彩。

您的学生 叶宇仁
2008年元月9日下午


沉痛悼念老战友姜祖岳先生

我和姜老从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始,就在同一单位——中南有色金属工业管理局湖南分局设计处工作。为配合苏联援助我国的重点工程建设,1953年,我同姜老一道被单位派往沈阳俄语专科学校学习。他比我年长几岁,且有一定的英语基础,因此,他的学习成绩很好。1954年长沙有色冶金设计院成立,我们又一同分配到刚组建的“国外设计科”,协助苏联专家工作。由于他的俄语水平较高,后又被调到翻译组,为我国“一五”期间苏联援建的国家重点工程建设,作出了一定的贡献。1955年苏联专家撤走后,国外设计科也随之撤消,他被调到科技情报室工作,我则去了土建科从事我的本专业——建筑设计。他在科技情报室工作期间,发奋努力,除英语、俄语外,又攻克了德语、法语。由于历史原因,姜老有较长一段时间过得很不平静,几乎人间什么苦都受到了。直到改革开放,才又回到情报室继续他所热爱的工作。离休后,又一心扑在“世界语”的传播和推广工作上。他桃李满天下,并结交了很多国际友人。他一生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毫不利已、专门利人,严于律已、宽以待人。他走得太突然,以至没来得及和家人、朋友说一句道别的话。他的忘我精神使我感动万分。连我这个有泪不轻弹的七尺男儿也不禁潸然泪下。
愿姜老在天之灵永远安息,愿姜老精神与世长存!

长沙有色冶金设计研究院
高级建筑师 郭明熙
2008年元月10日凌晨

悼念姜祖岳老先生挽联二则

★ 为祖国效力,老老实实,无私无畏,毫不利已,专门利人;
为世界和谐,勤勤恳恳,任劳任怨,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横联:浩气长存

★推广世界语,尽心尽力,服务热忱,严于律已,桃李满天下;
传播和谐音,任劳任怨,执着诚恳,宽以待人,朋友遍全球。
横联:世运楷模

长沙有色冶金设计研究院
高级建筑师 郭明熙
2008年元月18日

一位和蔼可亲的老人

昨晚一夜未眠,今天的心情也如长沙的天空一样阴霾……
昨天下午,去朱老师家借世界语MP3光盘时,他突然用一种很沉痛的声音告诉我,姜祖岳爷爷已经去世了。当时,我心一沉,这怎么可能呢?上次去广州的12月7日晚,他还是那么精神矍铄。跟我和小雯从晚上七点一直聊到晚上十二点多钟。从聊世界语的魅力到讲如何用世界语,然后到如何学英语,如何同时学好几门语言。最后又讲到如何做一个有用并受欢迎的人……,曾几次我们都说“G´is revido!”向他告别.但扯了两句又开始了新的话题.记得曼娟何姨还笑着说:“姜老,要早点休息啊!明天再继续聊吧!你还怕明天就看不到她们了吗?”想不到,那天晚上真的是我们相见的最后一晚。
就是这样一位可敬的80高龄的老人也有可爱的一面。12月7日那晚,他还拿着照相机给迟铁男伯伯、小雯和我三个人拍合照,说:“我拍得还不错吧!”面对自己的杰作,他高兴得像个纯真的孩子。
记得他还那么风趣地说:“我这辈子就嫁给世界语了。”并且教导我们做任何事都不能浅尝辄止,而要深入研究。我想,这也是他为什么能成为湖南乃至全国都具有影响力的学术泰斗的原因之一吧。
说实话,被他认作孙女是我的荣幸。记得在广州开七大那几天,他总是拉着我、小雯和清平向别人介绍说:“这三个都是我的孙女。”心里暖洋洋的,感觉这位老人很可亲。可是,现在作为孙女却没有见到他最后一面,而感到遗憾和后悔。在广州时,他曾叫我们三个回到长沙后。双休日没课的时候就到他家玩,他教我们学世界语。可是,由于忙于学习和班级、学校的各项工作,我一直没能去。本想在元旦节那天打电话问候一下,但想想他对我们给予的世界语希望,我还是犹豫了一下,准备期末考试完后,用一口较流利的世界语去拜访、问候他。这样让他看到我的进步,给他惊喜。可惜,我太天真了,竟忘了时间的残酷。他未等到我的问候,他却已悄然离去……。
今天打电话时,曼娟阿姨告诉我,姜爷爷生前跟医院签了遗体捐赠协议。所以,我们看不到他了……。于是,写下此文,以悼念这位可敬可亲又可爱的老人。

湖南省世界语协会会员 李笑笑







饶 健 在 追 思 会 上 发 言

尊敬姜老师:
你的不听话的学生饶健向你赔礼道歉来了!姜老师,你知道吗?此时此刻我是多么地难过和多后悔啊! 你悄然离去,让我觉得你是在惩罚我,因为这这些年来你总是象慈父一样关心、爱抚我,帮助我,鼓励我,希望我的世界语水平快速提高。不知多少次,你让我给你写信,用世界语写信,可是对你的话我从来就是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没当一回事。又不知多少次,你让我写出国游记,用世界语翻译一些文章,可我从来就是答应得很好,但就是虚心接受、坚决不改。面对我的无动于衷,多少次你笑了,但笑得是那样茫然,那么无奈,仿佛在说:“饶健啊,饶健,你真让我失望”。尽管如此,可你从来就没有放弃对我的关爱和帮助。当我打电话向你求教的时候,你总是热心而耐心地解释。当我遇上不开心的事向你倾诉时候,你总是给我亲切地安慰我,开导我,象教孩子一样地教我该怎么做和不该怎么做。当然,当您遇上不顺心的事的时候也会对我诉说。这些年来,我们真的象父女一样,可谓是无话不谈。在以往的岁月里,我会不时给你挂电话,向你问个好,可偏偏在你病故的前几个月里,却没有我的问候。在你参加七大回来的时候,不知多少次,我想挂电话给你,打听会议情况,可我没有那么做,是因为那时我的母亲刚过世,我的心情也不好。可我怎么也不会想到,你会走得那么突然,那么匆忙。你的离去就象是晴天霹雳,让全国的世界语者悲从天降。……您一生都在默默地无私奉献,但你的付出是有目共赌的,世界语者是永远不会忘记你的。
姜老师,我知道对你来说,我的这封信实在是写得太晚了,也许你不会原谅我,但我还是要写,要说,我想让你知道,在以后的日子里,你的学生饶健会按照你生前所期望地去实现,她会象您一样,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世界语运动中去。放心吧,姜老师!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姜老师,你能听到我发出的肺腑之言吗?
最后,我想说一声:“安息吧,姜老师!” (2008年1月19日)







噙 泪 而 叙 张曼娟
今天下午,我将姜祖岳老人送到长沙马王堆疗养院后,直到此时,我都无法言状我心中的那份情愫,抑或对一位八十三岁的老人?抑或对世界语?我心难抚……
  2007年年底,我亲口对姜老说:明年(2008年),我将写一篇关于您的文章,倒底怎样着笔,我还没酝酿好,但一定会写!(前年初夏我与姜老一道参加湖北武昌DED十周年庆典,ZG兄曾与我商量我们俩人合写,当时我是这样回答ZG兄的:我与姜老因浏阳河会议才结识,接触的时间太短,现在写文章恐怕写不出老人骨子里的东西来,待到老人那精神、那情结触及到我灵魂的时候,我一定会写的)。今天,因为这位老人,因为世界语,我提起了我的沉重之笔……
  从2006年5月(第58届国际铁路员工世界语大会之后)到现在,为了学习世界语,我已是无法计算我倒底去过姜老家多少次了,酷暑寒冬,日复一日,下午,我办完事顺路又一次来到了姜老家,才知道姜老的心脏病又复发了。去年十二月,姜老为参加“广州七大”强行说服医生从现在所住的这家医院拔掉氧气和点滴提早出院,回家后接着患上老年性哮喘,临行前,我对姜老说:“您不要去了,好吗?”姜老对我说:“已是这时候了,我怎么好不去呢?”我心里明白,他是想乘着“七大”去看看他多年未见(甚至今后不知能不能再见到的)老朋友;他是想乘着“七大”去看看他“终身嫁与”的世界语在中国的运用和发展情况;他是想乘着“七大”与广东的世界语朋友感同身受他曾经工作和相助过的广东和广州世协那块熟悉的地方的温暖;他是想……,此时,我深深知道这位老人内心的一切,我只好依顺着他,陪着他来到了广州,随后,没参加会后任何旅游活动,又陪着他安全顺利地回到他那曾无偿培育过世界语学生、装满了世界语书刊并且散发着浓浓书香的家。
  下午等车去医院,(为了节约他执意不要120车护送,其实老人系离休老干全公费治疗,车费也可报销。),席间,我与老人对视着,忽地,我似是忘记了此时老人的病况(他所在单位医生对他进行简单的会诊后将我拉到门外对我说:老人血压80\50,心音几乎没有)他脱口说出了一句世界语,随即又说“没什么”,这时,敏感的姜老扶着输氧管非“逼”着我说出我的问题来,我拗不过他,只好重复了我要问的那句关于我认为比较特殊的“j”的用法,我望着姜老苍白的脸,听着姜老抖颤的发音和急促的呼吸,我不便当着老人的面流泪,将眼泪强噙在了眼里。
  我跟随老人学习世界语仅一年多,但我感到这短短的日子却是我人生中最丰富、最宝贵、最独特的阶段,我从一个全然不知道什么是世界语,什么是世界语运动,什么是世界语者的崇高理想,什么是世界语者的品德风范的世界语“门外汉”,到今天参加了全国大大小小十几个世界语活动(会议、旅游、数次接待国内外世界语者),结识了中国除西藏以外的各地世界语朋友,成为湖南世界语协会会员、中国铁路世界语协会会员的在职的铁路工作人员,我最清楚姜老在我身上负出了多少心血,多少代价和多少关爱;我最能理解湖南这位耄耊老人对中国世界语运动发展的那种由衷的情感、期盼的热望和不改的痴心。
  离开医院时,我对姜老说,有时间我再来看您.这时我不禁想起我们临赴广州前的那三十天的“医院课堂”,就是在这里,我征得老人家人的同意后,隔三差五地带着教材、热汤和豆浆(当时正学习Dennis先生的词缀练习)到病房将我在家自学后不明白的地方向老师求正,我们的投入和专注,我们的师生友情,在当时引来了一些医生、护士和其它病友的好奇,老人临床病友更是对我们既羡慕又爱怜。
  这回,我想我不应当过多地去打扰老人的休息,不应当为了自己的学习而不顾及老人的健康,面对这样的老人,他是我的老师,?ajnas(好像)我的父辈,在我需要学习世界语的时候,有姜老在我的身边是我的幸运.是我的福气,是命运对我的安排.世界语,我不赖以生存,但我今后的生存却离不开世界语;世界语,我既然已上了路,我就会朝前走,这是我的性格,更是我的志向。
  在这里,只愿姜老安心休养,早日康复。

Gracia 2008年1月8日夜于长沙

(S-ro Jiang nomis min Gracia,mi tre ?atas g'in kaj dankas al sinjoro Jiang.)


写给我的老师—姜祖岳 Al mia instruisto—Jiang Zuyue

您在天上,
我在长沙。
清晨,
我听到了您的声音:
“我爱世界语。”

您在与死神抗争,
我在写《噙泪而叙》,

黑夜,
我听到了您的呐喊:
“我想活,我不想去”。

白天,
您聚精会神在书房里,
我忽地烦扰您,
“快,快,摊开教材与作业”,
容不得浪费时间半分。

晚上,
您为我拉亮自制的小灯,
我带着学世界语的虔诚, .
“您吃过饭了吗?”“我已经吃过了.”
随后,灯下留下教与学的剪影。
常德、武汉、广州,
杜甫江阁、岳麓书院、黄兴故居,

Skype、 UC、 E-mail、中国E论坛,

您教我咀嚼中外文化,

我等候您缓慢的击键和步履。


姜先生,您静静地睡吧,
星星为您作伴,
太阳给您温暖,
您不会孤寂,您不会寒冷。


您曾嗔怪我:
“很多次与中外世界语朋友对话,

却不曾好好地与我对过一次.”
现在,我答应您:
“每天,我都用世界语与您对话,

好好地、好好地与您对话……
您永远是我的老师,
我永远是您的学生。”
我的老师——姜先生,
在天堂里,
静静地睡吧。

张曼娟 2008.1.19



心 情 久 久 无 法 平 静 周志奇

有好多的事要做,却总静不下心来;有好多的话要讲,却不知从何说起;有好多的记忆要写,手却在颤抖……姜老,您为什么走得这么匆忙?
十天前,我还到您老家接您、陪您,一起参加长沙市民间组织管理处召开的“双十佳”协会颁奖大会,那时,您的身体还是好好的,您还时刻忘不了宣传世界语,在交流中,有一公司老总递给您名片自我介绍,打算近年在长沙郊外,合作、投资建立“长沙国际语言城”,您还满怀信心,表示支持。这么宏伟的计划还没有变成现实呢!!!我也策划着,今年编排好“世界语邮集”、“世界语运动资料”、“世界语活动照片”、“世界语贴花”、“世界语绿星章”、“世界语湘绣”、“世界语剪纸”等,在各地巡回展览,还需要您的指导呢!!!您总是不停地与我交谈着,交谈着……至今还在我的脑海里……
这三天来,我在负责整理姜老生前的近千张世界语活动的照片,搜索着世界语网站悼念姜老的文稿、唁电……看着一张张姜老和蔼的笑脸,读完一句句感人的肺腑之言,想起与姜老一起走过的日子,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姜祖岳老师,您永远活在世界语者心中”,以此为题的照片和资料,将在1月19日的追思会上展出。假如各位还有与姜老的合影、文稿,请寄e-mail:CCQJ888@126。com
谢谢!

念 念 不 忘 恩 师 情 易 曙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老师、友人——姜祖岳先生

元月17日晚,接到徐承富老师电话,方得知姜老师于一周前离我们而去,得知这位“嫁给了世界语”的老人,末了,还把自己的遗体捐献给了医学事业。一时百感交集,感慨姜老师完美的一生。元月18日,我登陆《中国世界语论坛》。跟了徐承富老师两个帖后,翻出了已封存多年的资料袋:这里有姜老师在20年前(1987年)用蜡纸在钢板上刻出来油印的《长沙世协通讯》以及培训教材,有1990年初姜老师去广州工作期间给我的十几封来信,还有这十几年来姜老师不时给我寄来的《湖南世运》刊物。最值得欣慰的是,我翻出了一份手稿——《他在播种 在耕耘——记长沙世界语协会秘书长姜祖岳老师》——这份写于1990年12月12日的稿件,是当时长沙市科协评选优秀学会工作人员,我向评选活动写的推荐稿。长沙世协1987年成立后挂靠在我工作单位,时任长沙市科技情报学会秘书长的我,自然地成为长沙世协的“兼职秘书”。与其说我当年为长沙世协作了一点工作,不如说是姜老师感动了我,带动了我。几年下来,被姜老师感动的我,有了这篇拙文。
18年过去了。我虽然没能学会掌握世界语,但我和姜老师的情谊越来越深,我对姜老师的认识也越来越深。我从姜老师那里学到的是精神,感受到的是品格。这几天,我将手稿打出来,题目没变,只是将(对姜老师)称谓由“同志”改成了“老师”,言语间虽然留有那个年代话语的痕迹,可它原汁原味,是真情的流露和由衷的赞美。特别地,它经受了时间的历炼。
作为姜老师的忘年交,我在自己的后半生会努力地像姜老师那样生活。
姜老师,易曙永远怀念您。


姜 老 一 路 走 好

湖南省世界语协会/长沙世界语协会转姜老家属:
惊悉敬爱的姜老病故,受海南世界语协会委托,谨以海南省世界语协会及我个人的名义向姜老家属表示慰问。
姜老一生热爱世界语,是一个忠诚的世界语战士。前段时间姜老还在UC网络教学平台上辅导新学员学习世界语,致力于世界语的推广和应用。此次广州会议,与姜老相聚,畅谈世界语教学和推广前景,历历在目,姜老平易近人,亦师亦友,没想到羊城一别竟成永诀。呜呼,哀哉!
姜老,安息吧!你未竟的事业,自有后来者。世界语的理想肯定能实现。
姜老,我们将弘扬您为世界语事业终身奋斗的精神,努力为世界语事业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 姜老一路走好!
海南省世界语协会 陈在伟 2008.1.9 海南 海口

沉 痛 哀 悼 姜 老 逝 世

惊悉姜祖岳老先生因突发心脏病医治无效不幸逝世,特表示沉痛哀悼。姜老的逝世,不仅对湖南的世界语运动的巨大损失,而且对全国的世界语运动都是巨大损失。姜祖岳老先生安息。
国际世界语协会、中华全国世界语协会会员、
上海世界语协会会员 林乐明

西 安 世 协 悼 姜 老

湖南省世界语协会:
惊悉姜祖岳老先生仙逝,悲从天降!我们在不久前还收到老先生的来信,给他邮寄了《世界语汉语词典》。估计还没有收到,他就仙逝了。触此生情,令人感叹!
姜祖岳老先生在中国世界语界德高望重,深受世界语晚辈们爱戴,是一位以世界语事业为终生奋斗目标的世界语战士、学者和老师;是我们西安世界语协会的好朋友和精神鼓舞者。西安世界语协会对姜祖岳老先生的逝世表示沉痛的哀悼!

西安世界语协会会长、国际世界语经贸组织(IKEF)中国代理
王天义敬挽2008年元月9日于西安。

Verdsun愿姜老精神永存

姜老千古,精神永存.对姜老先生去世表示沉重哀悼,望姜老家人节哀保重。

GZLWZ哀悼姜老

惊闻姜祖岳老不幸病逝,震惊万分!这是世界语界的巨大损失!广州世界语者表示深切哀悼!!!
姜老师一路走好
姜老师: 因忙于学习和考试, 我不能回长沙为您送行,请乞谅。
姜老师您一路走好!
您的学生 王超海于武汉

Drako悼姜老

深切缅怀姜祖岳老师,向姜老师的家人致以亲切的问候。

可敬的战士,安息吧

惊闻姜老去世,深感悲痛,我们世界语界又失去了一位可敬可歌的战士,姜老在“七大”上的身影还没有淡化,他老人家就匆匆地走了,留给我们的是悲痛和怀念,可以说没有姜老的不懈努力,就没有湖南世界语运动的今天。可敬的战士,安息吧!
山东省世界语协会、枣庄市世界语协会副会长 孙明孝

您老人家一路走好

上午才看见姜老住院的消息,发了一个帖子希望姜老健康痊愈,转瞬就得知姜老辞世的噩耗,悲痛万分。
姜老为中国世界语运动的开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多年来他积极地奔走呼号,在各地宣传世界语,并且身体力行,为培养世界语的接班人不辞劳苦,奖掖后学,诲人不倦,培养了一批世界语者。就在前不久,他还不顾个人安危,抱病去广州出席7大,音容犹在,斯人去矣。呜呼!
姜老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继承、发扬。姜老的辞世是中国世界语运动的重大损失。而我们失去了一个很好的战士、同志、朋友。姜老精神永存。姜老安息吧,您未竟的事业将会有更多的年轻世界语者来接替下去。
谨以我个人名义和《TRA LA MONDO》编辑部的名义向姜老表示深切的悼念,向姜老的亲属表示是亲切的慰问!
您老人家一路走好!
韦山

姜 老 安 息 吧
敬爱的姜老安息吧。你永远活在我们的心里,
活在我们的思想里!
张建林

沉痛悼念姜祖岳先生

惊闻姜老去世的噩耗,深感悲痛。
回想前不久在全国七大与姜老的晤面,他的音容笑貌仍历历在目,不料今日撒手西去,物是人非了。在此谨向姜老表示沉痛的哀悼,对姜老家人表示慰问。
我们认为对姜老的最好的哀悼和纪念,就是学习他一生为世界语不倦工作的忘我献身精神。我们将秉承他的遗志,把世界语运动进行到底!
刘伟壮以及口语小组的成员

姜老—曼娟的良师益友
惊闻姜老离去,心情十分悲痛。姜老,一路走好!
曼娟节哀保重!
铁路之星


法国世界语者Marielle夫人等对姜祖岳先生的逝世表示沉痛的哀悼!

沈阳市世界语协会对姜祖岳先生的逝世表示沉痛的哀悼!


广州七大难忘您音容笑貌,姜老精神永存! 安徽 王云放

惊悉姜祖岳老先生因突发心脏病医治无效不幸逝世,特表示沉痛哀悼。姜老的逝世,不仅对湖南的世界语运动,而且对全国的世界语运动都是巨大损失。您老人家走得这么快啊!上个月13日晚,我、戚键和张曼娟等世界语者一起还在您老家做客。您把珍藏多年的好酒拿出来让我们品尝。我们都举杯祝您健康长寿。您还答应来日照做客的啊!怎么就得这么快呢?尊敬的姜老先生安息吧!祝您老一路走好!
日照市世界语协会 于长琳

浙江世协沉痛哀悼姜祖岳先生

湖南省世界语协会并转姜祖岳先生家属:
惊悉姜祖岳先生不幸逝世,请允许我谨代表浙江省世界语协会对先生逝世表示沉痛的哀悼!姜祖岳先生以毕生的精力为美好的理想而奋斗,他以自己的一生,为中国的世界语者树立了一个光辉的榜样!他的微笑和真诚,将永远留在我们的心中!他毕生所追求的美好理想,我们将继续为之而奋斗! 安息吧,姜老!
浙江省世界语协会 李忠民 2008年1月9日


台州世协沉痛悼念姜祖岳先生

湖南省世界语协会并转姜祖岳先生家属:
惊悉姜祖岳先生不幸逝世,深表沉痛哀悼!
姜祖岳先生一生热爱世界语,是一个忠诚的世界语战士,呕心沥血,为世界语的美好理想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为中国的世界语者树立了一个光辉的榜样!他的高尚品格与无私奉献精神永值得我们学习,并激励我们努力为世界语事业做出新的贡献。
安息吧,姜老!
浙江省台州市世界语协会
2008年1月9日

沉痛悼念姜祖岳先生

惊悉姜祖岳老先生因病去逝,不甚悲痛,谨以四川省世界语协会及我个人的名义向姜老的家人表示沉痛哀悼!新年前,张曼绢女士来成都时我们还一同谈起姜老,只知姜老身体欠佳,当时还请张曼娟女士回长沙后代向姜老问好。谁知才短短十来天,姜老却已驾鹤而去。姜老的去世,无疑是湖南世界语界的一大损失,也是全国世界语界的巨大损失。 尊敬的姜老先生安息吧! 四川省世界语协会 张平

姜祖岳先生的病逝,是我国世界语界的一大损失。对他的病逝我表示沉痛哀悼。对他的世界语杰出成绩与贡献永远缅怀。
河南省安阳市 郭 伟

黄石世协沉痛悼念姜祖岳先生

我也是刚刚打开网站得知姜老先生逝世的信息,感到非常震惊和惋惜,我们又失去了一位好师长、好朋友。
湖北黄石世界语协会对姜祖岳先生的逝世表示最沉痛地哀悼!
泽高在此表示对姜祖岳先生的逝世表示最沉痛地哀悼!
姜老先生千古!
湖北黄石世界语协会 黄石世界语协会 新闻发言人 袁泽高

姜老倾注一生全部心血和热情投身世运

湖南世协:
惊悉贵会姜祖岳秘书长驾鹤西去, 我们万分悲痛。姜老接触世界语以来, 倾自己的全部的热情和心血,为湖南和中国EM, 做出了杰出的贡献,我们表示万分的钦佩和赞赏!对他的逝世, 我们表示万分沉痛地哀悼!顺致其家属节哀!
丹 东 世 协
2008年元月9日

恩 师 精 神 永 存

惊悉姜老不幸逝世,我泪如泉涌,双足跺地。这老天爷啊!你怎么让我的恩师走得这么突然啊!我简直都不敢相信这是事实。前天下午,我们还在一起谈了许多事情。我还有好多问题要请教姜老,我用世界语写的作业<Esperanto kaj mi>,还没来得及给姜老批改呢。自广州七大回长沙以后,我己连续三次去姜老家里,每次都与他长谈许久,不愿离去。哪知上周日下午的面谈,竟成了我们之间的永诀!是姜老的学识和不悔的教导,才使我在E圈子里混了这么多年。如果没有他老人家的激励,也许我早就脱离了E队伍,做了E的逃兵。
姜祖岳恩师的不幸逝世,是湖南EM及全国EM的重大损失!
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将姜老追求的、美好的EM事业进行到底!
姜老安息吧,您的精神永存!

您的学生 徐承富 20008.01.09

天 堂 并 不 遥 远

在寒风中,一位老师离我们而去,我相信,他去了天堂。
在雨雾里,一位长者向我们告别,我相信,他离我们并不遥远。
我从不觉得他离我很遥远。网络间的谈笑仿佛就在昨天,我觉得他的笑容此刻就在眼前,就象我故去的长辈,所有的关怀依然在我身边。我知道,生命对于智者,只是一种形式的转换。我知道他离我们并不遥远……阿弥陀佛!
周瑾


延边世协沉痛悼念姜祖岳先生
湖南世协:
惊悉贵会姜祖岳先生逝世,表示沉痛地哀悼!并向贵会和家属表示亲切地慰问。
延边世界语协会2008.01.09

沉痛悼念姜祖岳先生
沉痛悼念姜祖岳先生 向姜老师的家人表示亲切的慰问!
辽宁省西丰县世界语协会
2008--01--09


沉痛悼念姜祖岳老先生
今天来到绿网论坛,看到姜老先生已经追随柴氏而去的讣告,痛感悲伤。虽未谋面,甚是崇拜,未聆教诲,此生憾事!姜老先生一路走好……
河南省鹤壁市世界语协会黄贯龙
2008.1.10凌晨12时

郝未宁沉痛悼念姜祖岳老先生

Sinjoro Jiang Zuyue, kiun mi ne vidis tamen tre konas! Jes, mi ekkonis la nomon antau' pli ol 20 jaroj, kiam mi eklernis nian lingvon。 La plej profundan ripozegon,akompanate de Zamenhof, mia estimata!
Hao Weining

姜老师永远活在我的心里

惊悉姜老师去世的消息, 我真是悲痛万分,此时此刻我什么也说不出,而只想说一句“姜老师你永远活在我的心里,你的学生饶健会象你一样在世界语这条道上走到底,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饶健


沉痛悼念姜祖岳老先生

湖南省世界语协会及刘铁山会长:
惊悉姜祖岳老先生不幸逝世,我深感万分悲痛。
我是1996年上海亚洲一大的时候,认识姜老的。他给我的印象是一位和蔼,慈祥的老人。他的高尚品格与无私奉献精神永远值得我学习!
请代我向姜老的家人及亲属问好,对姜老表示沉痛哀悼!
尊敬的姜老先生安息吧!
湖北 黄石 徐凤平


姜老一路走好

一位老者走了,以83的高寿驾鹤西去,追随那位姓Zamenhof的先贤去了!他的名字——姜祖岳。
姜老,久闻其名,少有接触。仅有的两次:一次姜老来信为Bruno Vogelmann先生的孙女联系学针灸事,另一次在武汉参加黄鹤楼会议得以面见。个头不高,和颜悦色,一个可爱的老人;甘为人梯,扶掖后进,以70—80的高龄做协会的秘书长,四处奔走,忙于会务,一位可敬的长者。这就是我印象中的姜老。姜老,一路走好!
彭健君


姜祖岳先生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昨天看见曼娟悲文,我的心异常紧张,祈祷苍天保佑姜老早日康复,谁知今天惊闻姜老仙逝,悲从心起。特别是看到今天世界语界的千里马们挥泪痛写春秋和成长史,篇篇都是姜老无私奉献甘为人梯的贡献史,千里马追忆伯乐,千言万语难述尽。我和姜老仅在全国第七次世界语大会相识,在小组讨论会面对面相视,一个谦和慈祥的长老深印心底,而今这竟成了诀影,但是他一生为世界语甘当志愿者的人格魅力永远激励我们。尊敬的老师姜祖岳先生永远活在我们心中,谨此请娟妹代我问候姜老家属。
张品一 2008.01.09于黑龙江哈尔滨

沉痛悼念姜祖岳老先生

湖南省世界语协会、长沙市世界语协会、姜祖岳先生家属:
惊悉姜祖岳先生不幸逝世,深表沉痛哀悼。姜老是一位执着的世界语专家和学者,几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乐于奉献,为宣传和推广世界语作出了突出的贡献,是我们学习的楷模。他的逝世,不仅是湖南世界语界的损失,也是我们大家的损失,他的光辉业绩将永远激励着我们为了世界语事业,生命不息,奋斗不止!
姜祖岳先生千古! 姜祖岳先生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黄石市世界语协会
2008年1月9日
姜 老 走 好

惊悉姜老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悲从天降,老人的慈祥永远地留在中华大地,老人对世界语的贡献,永远是我辈的榜样。
包头市世界语协会 包钢世界语协会 王宝山

沉痛悼念恩师姜老

惊悉姜老师突然病逝,心情万分悲痛。年前还同老师通过电话,得到他的谆谆教导,原本打算今年回长沙时去看看他老人家,不想这已成为一种奢望。回想起我在学习世界语的过程中,在办世界语班的过程中都得到老师无数次无私帮助。他对世界语的热爱,及诲人不倦的精神将永远铭记在我心中。 成为我继续学习的动力。
姜老师不幸逝世是湖南世运的巨大损失,也是全国世运的巨大损失。
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继承和发扬姜老的事业。
姜老师的精神永垂不朽!
学生 张整风 2008.01.10

我 们 不 会 忘 记 他

一位慈祥而有理想的老人, 多年来 默默无闻地为人类的美好理想,为推广普及世界语做着工作, 虽然他没有宏伟的著作和长篇大论,可是他却从每一件小事上做起。
当我每一次参加E的大型会议, 都能发现他带着开心而慈祥的微笑, 与每一个朋友在亲切地交谈, 仿佛这里就是他的家, 他幸福地陶醉在这友好的氛围中。
他八十三岁高龄了, 他还在做着协会秘书长的繁重工作, 他是在工作岗位上离去的。 中国E七大在广州召开, 他在医院里拔掉针头, 就南下 奔赴羊城, 会见各路英雄。 他与刘铁山会长把湖南EM搞地有声有色, 令人钦佩。 我们不会忘记他!
Flago

愿 姜 老 安 息

读礼悲风木, 吟诗废蓼我, 天下遗一老,人已足千秋!愿姜老安息,走好!!!希望您在天堂里幸福!
愿姜老的家人平安!
崔国庆


姜老的人格魅力和精神永存 王希庚
2008新年伊始,长沙八十三岁的姜祖岳和枣庄三十七岁的董树林,两代人在先后不到四天内,离我们而去。
他们都是我的良师益友,实实在在做人,踏踏实实做事的世界语者。
网上那么多认识、不认识的人,从心底情不自禁流淌出来的悲伤、思念、眼泪…… 让我看到了远远超出世界语这种语言本身的中国世界语者人格魅力: 原来这个群体是那样心地善良、明礼豁达、团结友善、光明磊落。
这样的魅力是感动,是力量,是对逝者在天之灵的安慰。
这种力量它让我们泪流满面,也让我们焕发精神!
愿逝者安息!让我们生者互相关怀、互相尊敬、不断追求……

念念不忘长沙世界语函授学校 Di Ming

惊悉姜祖岳老师病逝,感慨万分,心中不免有点遗憾,许多人不知道姜老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关切着海南世界语运动的发展,当时为了配合1986年在北京召开第七十一届国际世界语大会,由梁一青、王少萍等发起招一个世界语班,我和王少萍在晚上负责粘贴招生广告,当时就好像世界语是我们青年人的事情(现梁一青定居日本,王少萍嫁给日本人)。而这一切都是姜祖岳老师鼓励下举办的,而且成功的举办了湖南长沙世界语函授学校海南面授班,在当时世界语老师缺乏的情况下,还派了一位青年世界语老师来海口面授世界语,后来湖南长沙世界语函授学校还赠给一支水笔,上面刻着湖南长沙世界语函授学校赠给海口世界语班留念。学生们见此贵重礼物都很高兴,至今历历在目,20多年过去了,在广州第7届全国世界语大会上,我还亲口对姜祖岳老师谈起这事,您只是静静的听我说而已,并没有说你的成绩,你就是这样谦虚的人,你还带来你的学生参加会议,你鼓励我们和国外的世界语朋友讲世界语,我们都是你的学生。
姜老,您安息吧!我们将继承你的事业,为世界语而奋斗。

我 们 永 远 怀 念 您 安德顺

刚出差回来,椅子上还没坐稳, 就看到了悼念的帖子,慈祥可敬的老人啊,我们永远怀念您!

姜老人格高尚堪称楷模 王崇芳 范金花

近日电脑故障,外界信息全无,刚才知姜老仙逝,震惊不已,姜老是大词典审校人员中最年长、最认真、也最谦逊的,人格之高尚堪称谐模,想不到羊城一面,竟成绝缘,我内心十分哀伤,算补发一电,请转姜老家属节哀!

姜老为世界语事业奋斗终身

湖南省世界语协会、铁山等世界语朋友们:
惊悉姜祖岳老不幸逝世,悲痛不已! 姜老为世界语事业奋斗终生,一月前还从医院里出来抱病到广州来参加“七大”…… 姜老的精神永远值得我们学习,姜老的未竟事业由继往开来的世界语者们去完成。 姜老安息吧!
为表达我对姜老的哀思,现托伟壮带去我的一点心意,可交给姜老家属或由贵会安排,作姜老的悼念/追思活动之用,务请收下。我因事不能前往悼念,就拜托你们了。
(广州)叶佩学

姜爷爷一路走好 Guyuanf
刚刚下午给舅舅(毛自富)去了电话,一来是给舅舅汇报一下最近的工作情况,二来问问舅舅的身体情况……在聊完事情后,舅舅告知了我,姜爷爷因病去世的事宜,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我已记不清上一次见到姜爷爷是什么时候了,应该在七年前了。在我舅舅的世界语研讨会上。姜爷爷那刻苦努力,执着坚持的精神,一遍遍在我脑海里出现,为了世界语,奋斗了一生.我相信,姜爷爷今天离开了人世,但他的精神永远活在我们心中!姜爷爷,一路走好!

天 地 同 泣 悼 念 姜 老 肖孚均

刚出差归来即惊悉敬爱的姜祖岳老师驾鹤仙去,很是震惊!姜祖岳老师是我世界语事业的领路人,二十年前当我刚毕业分配到湖南湘潭工作时,就开始得到他老人家的教导,一直至今从未间断。七大前,我还托他老人家在广州会议期间为我们野马组物色急需的世界语人才,没想到刚刚归来,却得知他老人家因病逝世,天地同泣!姜祖岳老师一路走好!家属节哀!


多 事 之 冬
很久没有光顾绿网,今天登陆该网,顿觉心中一片悲伤。短短数日,电E文、董树林、姜祖岳三位世界语者先后离开了我们。
我与电E文、姜祖岳二位先生没有接触,但是在过去相关世界语刊物经常阅读到两位写的文稿,是国内十分优秀的世界语者。
董树林先生积极支持我主持的国际世界语协会“友好城市计划”工作。与他接触后,发现他是一位积极上进,酷爱我们世界语运动的世界语运动者。枣庄Tianmi幼儿园与波兰Toran市Kanguruo幼儿园成为友好幼儿园应该是他努力的结果。我曾与他探讨过并鼓励他在此基础上为两市缔结友好城市再做一番努力。我尊重他的意见:等了有一定眉目再在《友好城市通讯》做相关报道。从这点上看,董树林先生是一位务实的世界语工作者。
电E文、董树林、姜祖岳三位先生逝世都是当地世界语运动的巨大损失!特此对三位先生的逝世表示沉痛哀悼!向三位先生的家属表示诚挚的问候!同时向失去三位优秀世界语者所在的世界语组织表示慰问!
抚顺世界语者 吴国江
2008年1月15日晚

湖南省世界语协会
姜祖岳先生家属:
我国著名的世界语先锋战士、全球世界语者尊敬的师长、我国世界语教育家姜祖岳先生不幸逝世我们表示沉痛的悲伤和悼念,世界语界将化悲痛为力量!继承他的遗志接过绿星旗插满华夏大地!
宁波市世界语协会
2008年01月10日

刘铁山会长:
我惊悉敬爱的姜祖岳老友不幸去世。我深感无限的悲痛,前几天我还打电话向他问好,祝愿早日康复。他表示感谢。姜老竟会这么快就离别我们了。前几年,我们就学术问题书来信往进行探讨。他是那么认真负责,一封信写4-5页,每一问题面加有序号,我们就逐条进行讨论。2004年89届国际世界语大会在北京召开,我们在北京相逢,进行了亲切交谈。他那认真的学术风格,为我留下了难忘的印象。我深表敬佩。
姜老为世界语事业鞠躬尽瘁的精神永垂不朽!
请刘会长代我向姜老的亲属表达亲切的慰问。
新乡世协韩道翥

湖南省世界语协会
姜祖岳先生家属:
惊悉敬爱的姜祖岳先生不幸病逝,万分悲痛,特发此函表示最沉痛的哀悼。姜老为世界语事业奋斗了大半生,扶幼帮弱,不遣余力,教书育人,殚精竭虑,为人舍已,鞠躬后己。他的精神不朽,他的名字不朽,我们永远继承他的遣愿,将世界语事业进行到底。
安息吧!敬爱的姜老!
熊林平哭挽

湖南省世界语协会:
惊闻姜祖岳老辞世,中国世界语界又失去了一位可敬可歌的老战士。他的病逝不仅是湖南省世界语运动的悲痛重大损失,也是中国世界语运动的重大损失。我为姜老的逝世深感悲痛。
今天上午刚读到张曼娟发的《噙泪而叙》和几位同志祝愿姜老早日康复的帖子,尚未来得及跟帖,不想中午却看到了姜老病逝的噩耗,真是太突然了!我与姜祖岳先生并不大熟悉,只是从网上读过他的一些文章,还有其他人的帖子提到姜老热心世界语事业和情形。我与大家一样对姜老充满敬意和钦佩。谨此表示沉痛的哀悼,并请代向姜老的亲属转达我的亲切慰问!姜祖岳先生安息吧! 贵州都匀 朱奇+


?编者的话?
此追思文集素材大多来自《E绿网》,少数来自稿件。由于上网方便,发帖随便,编排不一,用词不一,标点不一,符号不一,字母不一,版面大小不一,甚至有错漏,加上时间仓促,一时无法校正。而又无法让作者本人亲自校正。特此说明。


姜 老 追 思 会 开 得 情 悲 意 切 徐承富

元月19日上午,姜祖岳老师追思会,整整延续开了两个半小时。会上、会后有许多情悲意切的感人事例,现信手写下几则,以表本人
之感受。
★ 张曼娟学员进步很快
张曼娟女士年近中年, 家务缠身,上有老母下有孩子需要照顾,她却利用业余时间自学世界语,带着问题去请教姜老,认真刻苦地学习,仅仅一年多点时间,她的世界语水平提高得很快,不仅读、写、讲的能力有目共睹,而且还能大胆用世界语和外国世界语者进行交流,令我们圈内人士大为佩服!
在追思会上,张曼娟以学员代表,用世界语写了篇追思姜老的诗文。她自已朗读,刘伟壮汉译。回忆她与姜老相处时的情景,悲痛欲绝,感人至深。
★ 饶健女士后悔莫及
饶健说,她是在法国有幸与姜老认识的。回国后她与姜老电话不断,还几次从南昌来长沙,登门向姜老求教,受益很深。那年她想到北京参加世界语培训班。姜老知道了,并给她打了半个多小时的长途电话,好言劝告她暂时不要去,但她就是不听。结果使自已丢掉了收入颇丰的工作,经济上受到很大损失,在班上还闹了“误会”,致使不得不中途退学。 后来,她只好出国到巴西通过当志愿者,一边学习世界语。饶健还说,姜老劝她多用世界语通信。 不然的话,现在手头就留有许多姜老的信件。饶健对此十分后悔,当时没有听姜老的劝告, 否则,自己精神上就不会受到如此大的伤害。
会后,她主动捐出500元,以资助出版纪念姜老专刊,推进世运发展。
★ 刘伟壮同志的诚信
2006年5月,在长沙大学召开“浏阳河世界语文化经济研讨会”上,会务费100元。当时刘伟壮经济拮据,姜老知道了,并主动帮他垫付了会务费。
七大召开前夕,刘伟壮同志再次来长沙向姜老请教,并当面还给100元钱,但由于姜老执意不肯收,使他的还款未能如愿。 刘伟壮却将此事放在心上,直到姜老去世后还没忘记。
在追思会上,刘伟壮将广东世协为此事筹集到3450元,如数交给我协会。会后,刘伟壮又将姜老为他垫付的那100元会务费,硬要归还,并交我会处理。
★ 张大文老师的敬意
张老师与姜老有20多年的交情,他对姜老为人正直、工作认真、世界语水平高及人格魅力倍加赞赏。在广州七大期间,还找姜老谈了好长时间。
当他惊悉姜老不幸逝世,悲痛不已,无法接受。
于是,张老师连夜将绿网上所发的唁电、悼词、诗作及姜老生前照片下载,制成光盘。他从广州赶到姜老追思会上,当面交给其子女。下午,还在大厅进行播放。
张老师还表示,如哪位有姜老照片或有关诗文,他都愿意尽力帮助刻成光盘,以表自己对姜老的深深怀念。
★ 安德顺先生的情缘
安先生说,本来周六准备去天津开业务会的。由于飞机出事,参会领导受伤,天津会议就推迟了。他立马从北京乘车赶往武昌,清晨还未出站,正好赶上了开往长沙的火车,冒雨按时到达追思姜老的会场。
会后,他还谈了自己与世界语和姜老结缘的感受。他曾多次从北京来拜访姜老。姜老对世界语的执着精神深深感动和鼓舞着他。有年冬天,长沙天气很冷,看见姜老腿上盖块棉布,正在那里辅导学员学习世界语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呢……
★ 协会会员交会费很踊跃
通过姜老的追思会,极大的调动了世界语者之间的感情,大家纷纷要交会费。有的说,我们多年未交会费了,今天就一次性补交了。
当天,我们共收会费2300元,是历年来收费最多、最集中的一天。
这天交了会费的同志,我们将在纪念姜老专刊上给予公布,并赠予《追思集》一册。
因本人在纪念厅大门口,忙于接待签到和收费工作,追思会上肯定还有好多感人事例,未被我发觉,敬请同志们谅解和补充。

姜 祖 岳 先 生 追 思 会 报 道

2008年1月19日上午9时30分,湖南长沙寒风凛冽,积雪未融,阴雨绵绵,一百多人来到中山亭一楼会议厅参加中国杰出的世界语战士姜祖岳先生的追思会。
会场正墻大幅写真以绿、白色为基调,中间印有绿星旗,绿星旗上叠放着姜先生生前最喜欢的那张在书桌前带着慈祥的笑容的照片,两旁分别是姜先生生前挚友黄开明先生的诗作《悼姜祖岳伯伯》和胡国柱老师的《悼姜祖岳老》,湖南省世界语协会会长刘铁山主持会议。
到会的有:长沙市社会科学联合会主席罗文章、办公室主任王晓霞,姜祖岳先生生前单位长沙冶金设计研究院老干办彭主任,他们分别对姜先生几十年来为党工作,为冶金研究,为中国世界语的学习、教学和推广都给予了肯定和很高的评价。到会的还有:姜先生生前单位同事、邻居、学生、好友,从外地赶来的世界语朋友、亲属以及湖南省世界语朋友和长沙市世界语朋友。
追思会上由湖南世协吴长盛副会长介绍姜祖岳先生生平,刘铁山会长宣读了追思姜老的祭文,该祭文措调精炼、内容生动。全国世协常务理事彭争鸣,广东世协刘伟壮、张大文,湖北世协胡旭,江西世协饶健、王乐天,北京世协安德顺,湖南世协副秘书长徐承富,学生代表张曼娟,老年学生叶宇仁,长沙大学胡德清教授,湖南外国语职业学院朱永涵高级讲师及姜先生亲属等都在会上发言,中午十二时,姜先生的儿子姜凡以“……我父亲最后连身躯都献给了国家,请父亲生前记较他的和记恨他的人不要再记较、再记恨他了,我父亲对任何人都是好心的,谢谢你们。”作为答谢词的结束语结束了追思会。
下午,外地来参会的世界语朋友和湖南世协、长沙世协的世界语者共同座谈,对姜祖岳先生终身奉献世界语的精神继续追思,对今后世界语活动的开展有了新的策划和展望。广东世协朋友为姜老《追思集》捐款2450元。湖南世协会员在会上缴会费2300元。
湖南世协、长沙世协感谢自姜祖岳先生逝世以后全国各地世界语协会及个人从绿网、邮箱、短信和邮信中发来的唁电、纪念文章以及对其家属的慰问;感谢那些想来参加追思会、但由于各种原因难以成行的世界语朋友;感谢顶风冒雪,克服种种困难前来参加追思会的世界语朋友。并衷心祝愿中国各地世界语协会越办越红火,各地世界语朋友及家人健康和幸福!
追思会在《希望歌》歌声中开始,在庄严、肃穆的气氛中举行,会后每人将自己戴过的小白花写上姓名别在了与姜祖岳先生为伴的绿星旗上。随后,各地世界语朋友在酒店共进午餐。

湖南省世界语协会长沙市世界语协会追思委员会


各地沉痛悼念姜祖岳先生

姜祖岳先生逝世后,发来唁电、手机短信、打电话表示哀悼的有:
中华全国世界语协会、海南省世界语协会、西安世界语协会、山东省世界语协会、枣庄市世界语协会、日照市世界语协会、沈阳市世界语协会、浙江省世界语协会、湖北省世界语协会、武汉市世界语协会、四川省世界语协会、浙江省台州市世界语协会 、黄石世界语协会、丹东世界语协会、延边世界语协会、辽宁省西丰县世界语协会、江西省和南昌市世界语协会、鹤壁市世界语协会、吉林省世界语协会、长春市世界语协会、包头市世界语协会、包钢世界语协会、辽宁省世界语协会、上海市世界语协会、宁波市世界语协会、广东省世界语协会和广州市世界语协会、中国世界语出版社和香港世界语协会、北京市世界语协会、厦门市世界语学会等,台湾世界语小组也打来了电话,表示深切的哀悼。
其中个人有:谭秀珠、南由礼、侯志平、邹国相、于建超、蒋利民、陈吉、李森、韩道翥、郭 伟、汪敏豪、熊林平、刘晓骏、郑伯承、Verdsun、陈在伟、林乐明 、王天义、GZLWZ、王超海、Drako、孙明孝、张建林、Ferulo、法国世界语者Marielle夫人等、于长琳、王云放、李忠民、刘伟壮以及口语小组的成员、铁路之星、张平、
袁泽高、徐承富、周瑾、黄贯龙、Hao Weining、饶健、徐凤平、
彭健君、张品一、王宝山、张整风 、Flago、崔国庆、高友铭、
后学、王希庚、Di ming、姜舟、张曼娟、王崇芳 范金花、安德顺、Guyuanf、肖孚均、周志奇、刘正坤、叶佩学、叶念先、李仁芝、Hoiks、曾亚军、胡国柱、Sako、李延庆、朱逖、吴长盛、朱奇、
季银庚、黄开明、钱丽芬、吴国江、易曙、万树彬、戚健、赵德志、迟铁男、韦山、刘保国、石成泰、毛自赋、弓晓峰、王乐天、
彭争鸣、丁及、林力源、张大文、石志友、刘铁山、许金琳、
胡德清、叶宇仁、曾燕辉、李笑笑、姜凡.


编者注:湖南世协对广东世协朋友的慷慨精神表示钦佩,并表示衷心感谢。望湖广两省世协今后加强合作,共同为世运出力。

【编者按】湖北世协与广东世协为了怀念姜祖岳老先生,而分别召开了追思会。


请 爷 爷 原 谅 我 姜舟(姜祖岳之孙)

现在是法国时间2008年1月10日下午17时35分,在刚刚与爸爸的视频中得知一个我最不愿意听到的噩耗,我的爷爷也就是姜祖岳老先生已于2008年1月9日凌晨永远的离开了我,想起我暑假要回法国之前,我还跟爷爷说好,要他保重身体,我2年后再回来看他,孝顺他,可是现在我却再也见不到我敬爱的爷爷,甚至都不能见他最后一面,不能来送他最后一程,此刻我的泪水已经止不住的留下来,想起跟爷爷一起生活的10年时间,特别是童年的时光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现在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来表达我此刻的心情,但是就算是千山万水也阻挡不了我对爷爷的思念之情,我恨不得马上能飞回长沙,回到我爷爷的身边,哪怕陪他走过他人生最后时刻,但是我却不能,学业的繁重使我抽不开身。“爷爷,对不起,请你原谅你孙儿的不肖,不能来为你送行。”希望您在另外一个世界能好好的休息,您辛苦了一辈子,操劳了一辈子,也应该好好歇歇了。
最后我在这里感谢所有世界语的朋友,对我爷爷的逝世发表的一切悼念,感谢一直以来你们对我爷爷的照顾与尊敬,在此我代表我们全家对你们深深的一鞠躬,再次感谢,希望我爷爷为此奋斗一生的世界语运动能越办越好。
孙:姜舟 (2008.1.10)

含泪答谢——怀念可爱可敬的家父

满含悲痛泪水逐一阅读完每一来帖##,深表感谢!在此我代表我全家向各省市世界语协会及世界语者表示深深感谢对我父亲的怀念和高度评价。
我父突然的离去令我们全家万分悲痛难以接受,我父一生从不畏惧任何困难,总是会想出办法去战胜它,可是这次爸爸您为什么就没有想出办法来战胜这可恶的病魔啊???您老人家不是还有许许多多的心愿没有完成吗?怎么这么快就走了啊???您老人家不是还想培养出一批优秀的世界语者为推广世界语而增加力量吗???您老人家编写的《世界语大词典》不是还没有编写完吗?真的还需要您老人家继续来编写啊!!!还有还有……
姜凡(姜祖岳之子)2008.01.19




引文来源  SPBOARD v4.5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