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zush的博客

亚洲语家庭

 
 
 

日志

 
 
关于我

亚洲语上海改发办主任郭兴尧 www.yazu999.com亚语久久网 yazush.56.com世亚语远程义校电子部视频教材供城乡文化站组织学习俱乐部.直接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借助Esperanto的翅膀日本行(2)--熊林平 - 世界语(Esperanto)博客 - 浙江博客网  

2008-09-19 13:21: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借助Esperanto的翅膀日本行(2)--熊林平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01-06 17:33:25 / 个人分类:世运现状

81

在保村家我还是睡日本传统的“踏踏米”,比桥口家的更大。我睡的房间三面木版隔着,都可推拉,靠外侧的是玻璃的落地门窗,从不上锁,一个滚身就可以落到“自然”里。和桥口家一样,保村家也不用空调,是一架很小的风扇。其实这风扇也很少用,睡觉的时候,还要盖很薄的毯子。深夜,我会坐在窗(门)前,吸烟,听树丛里夏虫的啼鸣。偶尔还有小动物的脚步声——我轻轻拉开纱窗,很希望它进来陪我坐坐。但它似乎不愿与我为伍,消遁在月光下的野丛中。望着这皎洁的月亮,我想,这月光是一样的,这自然是一样的,这人心还是一样的,可人类为什么总有那么多的不和与纷争?世界语不能解决人类的一切问题,但世界语至少可以使人和睦。

< xmlnamespace prefix ="o" /> 

保村翠进来了,又很客气地问我:“睡好了吗?”她是来叫我吃早饭的,要我快一点,因为木野先生在熊本等我。吃过早饭,又是我的“两个字的朋友”送我到长洲车站。到达熊本的时候,木野先生举着一面小绿旗,来回地晃。这是我们的旗子,有它,世界语者就不会迷失方向。木野,矮敦敦,胖微微,一尊弥勒像。一眼看上去,就是个和善的人。

 

我去日本之前,日本的朋友就嘱咐我要带好雨具,可是来了五天也没见一滴雨,天天阳光灿烂。气温一般在30度左右,对我是惬意的温度。今天又是个艳阳天,是郊游的好日子。我们驱车来到水前寺成趣园。还没进园内,我就看到一片的绿。走了进去,让人惊诧不已:无一处不绿。山是绿的,水是绿的,树木是绿的,草地是绿的,连古老的屋顶都是绿色的青苔。真是鬼斧神工的杰作!虽然有人工的痕迹。我不由得用世界语喊了一句:“人间天堂!”。成趣园原是一座私人庭园,约300年前,由藩主细川忠利建造。园内有座微型的“富士山”,全山被毛茸茸的短小的长得一般齐的绿草所覆盖,周边是翠绿欲滴各种松柏、水塘、喷泉和形状各异的奇石。喷泉里有成群的鲤鱼,我又好奇,蹲在了水池边,鱼儿们比我更好奇,朝我涌来——莫非它们又等我投食?我拿起相机,它们很懂合作,竟然聚成一团。

 

漫步中,居然遇到一位台湾来的游客。年轻人,在成都读书。他见我和木野有说有笑,以为我的日语很是了得。后来我就成了向导,木野解说,我来翻译。显然,他对世界语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说回去后一定要学世界语。出了成趣园,我们和年轻人分了手。

 

车开出了城外,先是平原,后是山区,是一次较长途的旅行。中途我们在一家游乐场的餐厅里吃午饭。休息了片刻,我们又继续上路。上了几座山,便是一望无际的山坡草甸。木野几次停车,让我看了个够。蓝天碧草,辽阔无际,我真想化了进去……

 

大约两个小时的奔波,我们终于到了目的地——阿苏火山口。走下车来,放眼望去,满目熔岩,没有一丝绿色,到处光秃秃,仿佛到了另一个世界。前面是一排发光的不同颜色的警灯——木野说,这是报警用的。一旦火山有异动,警笛就会响起,游客也就可以紧急疏散。火山口的周围建有很多“碉堡”,是掩体,火山爆发的时候,供游客躲藏。我们来到火山口的边缘,虽然有栏杆的隔离,但望下一看,还是让人头晕目眩。坑极深。坑底是浓浓的黄绿色的溶浆,一股白烟直蹿坑口的上空。木野说,这烟是有毒的。还好我们站在背风的一面。阿苏火山是熊本的象征,著名的观光胜地。它是世界上最大的重叠式活火山。七个火山口方圆4公里,深度达150米。从火山口喷出的熔岩温度达10001200度。

 

我(们)依依不舍地离开了阿苏,因为我们要赶回去参加一个宴会。五点多的时候,我们来到了木野的朋友吉田武的家庭式的饭馆。真要感< xmlnamespace prefix ="st1" />谢木野先生,一个69岁的老人,为我开了四个多小时的车——我累了,还可以躺一下,可他却不能。

 

这是熊本世界语者为我和马来西亚世界语者哈扎伊林而举办的宴会。龙二郎也来了,是来接我回家的;野村忠纲也在,他是哈扎伊林的陪同。宴会热烈友好,中外世界语者十余人,操同一种语言,说着各自的故事。老板娘漂亮又好客,把我们招呼得服服帖帖,深受大家的喜爱。老板还懂一点中文,居然知道江西在哪里!

 

宴会结束了,我们各自回家。我有点累,也有点醉,钻进车里,就睡了。等我醒来,已是保村的家了。

 

82

自从到了保村家,我每日往还于荒尾—长洲—熊本之间,从未停止过脚步,每天都有不同的人陪同,每天都有不同的去处。日本友人的安排,可谓至善矣。

 

今天终于得到了半日的清闲,可以在家中小憩——这何尝不是精心的“设计”?我坐在落地的窗前,看一本友人赠我的书。忽然,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渐渐地,小雨越下越密,变成了雨雾。这雨雾的背影是轮廓模糊的山丘,是若隐若现的奇松异柏,是茫茫无际的原野,宛若仙境一般。我急忙放下手中的书,推门而出。我站在了雨中。龙二郎赶紧跟了出来,拿一把偌大的黑色雨伞,撑在我的头顶。就这样,我们站在雨中赏雨,站在伞下听雨。雨后天气新,人何尝不是如此?说来神奇,我来日本已有多日,每日奔波于外,从没遭遇过雨淋,而今日的小憩,却让我领略了它的神奇。好雨知“时节”,是不假的了。

 

快到吃午饭的时候,来了一辆车,下来五个人,原来是一家子:夫妻俩带着三个孩子。夫妻俩都是世界语者。丈夫有个很好的世界语的名字,叫春天。除了日语和世界语,他还会说英语、普通话和粤语。妻子是中国人。他们在香港一起学世界语时认识的,后来才有了这样一桩国际婚姻。

 

午饭过后,春天一家和我驱车去近代日中友好发祥地——宫崎兄弟故居(纪念馆)参观。雨还在下,到处像洗过一样,清新可爱。春天仿佛忘了路,转了几个圈,才找到那个不起眼的小门。一进门,就看到一人高的石碑,是廖承志的亲笔题词:“孙中山先生曾游之地”。宫崎馆很小,却很幽静,游客只有我们这几个人。里面只有宫崎家曾经居住过的老式民宅和一排两栋相连的二层楼房——是资料馆。孙文曾两次来访过位于荒尾的宫崎家。第一次是1897年,孙文逃亡伦敦,被清国公使馆逮捕,九死一生获救后,逃到横滨,后在这里度过了两周的流亡生活。第二次是发动辛亥革命,推翻满清王朝,成立中华民国后的1913年春,是对日本进行正式访问。宫崎兄弟(宫崎寅藏、宫崎民藏和宫崎弥藏)是“协助孙文、献身革命的豪杰”,是孙文的手足兄弟。孙文说过:“为革命舍生忘死者,乃宫崎兄弟也。”民藏还是目睹孙文临终的四位日本人之一个。

 

春天把我送到保村的家里,告别了主人,便带着妻子儿女回家去了。吃过晚饭,保村翠告诉我,桥口来了传真,说是明日有台风登陆九州岛,要我们准备好雨具和食物。因为我们明天又要出发,飞往横滨。我在整理行旅箱,保村翠进来了,给了我两张很大的塑料布,一张用来裹身,一张用来包行旅箱;还有8筒方便面!

 

时间过得真快,来去匆匆,明天就要告别荒尾,这个可爱的地方,这个可爱的家!

 

淅淅沥沥的雨还在下,而且刮起了风。

 

83                     

台风昨晚就登陆了九州岛,天亮的时候还是狂风暴雨。保村家地处有明海(内海)的边缘,离海岸线只有十几分钟的车程,台风到此已有所减弱。日本是个多自然灾害的国家,地震、海啸、台风时不时地来光顾一下。

 

保村翠一定起得很早,因为她要把家里的一切都安顿好,还要准备早饭。吃过早饭,来了一辆面包车,是来接保村翠93岁的老母亲的。保村翠至少要离开九天,家里的老母亲就没人照应了——龙二郎一人恐怕是应付不过来的——于是他们就把她暂时寄放在敬老院。

 

老人走了以后,我们也上路了。走到半路,风雨更大了,几乎没什么车辆。龙二郎小心地驾着车,这时,保村翠很有些担心起来:飞机能否按时起飞?是否会在机场滞留?可是当我们到达熊本机场的时候,风住了,雨也停了,保村翠说我是个幸运的人(在日本我实在遇到了太多的幸运!)。在机场,我们和另外一位熊本的女世界语者会合了。我们告别龙二郎,航班于11点零5分正点起飞,并没有受台风的影响。

 

一个半小时后,我们抵达东京的玉田机场,这是个临海的国际机场,非常大。我们在这里吃了午饭,接着,又乘城际高速列车,直奔横滨——第92届国际世界语大会的所在地。又一个多小时,我们到达横滨。

 

我被安排在海员宾馆,房间的设施还是日本式的,睡的还是“踏踏米”;保村翠她们住在另外一个宾馆。和我同一个房间的人还有:野村忠纲、哈扎伊林、宋景全。

 

晚上七点,我们所有被邀请的参会者和所有的日本陪同在海员宾馆参加了由日本世界语学会组织的相识晚会。每个人都用世界语介绍了自己,介绍了来日后的感想。

 

结束语

 

日记似乎还没写完,何来的结束语?从84日到11日是开会的时间,关于会议的情况各有关媒体都做了详尽大量的报道,我不再赘述。我个人在大会期间的活动也都大同小异:每日早出晚归,奔波于宾馆与会场之间;听各种各样的报告;参加各种活动和讨论;结识来自不同国家的朋友;不断地逛世界语书市;出席各种晚会,如此等等。

 

会议期间,还参加了两次半日游:一次是去海边,还游了泳;一次是去东京,参观日本世界语学会的总部。

 

这次横滨大会,总共有来自57个国家的1900名代表参加。大会的主题是:“东方与西方:接纳还是拒绝?”这实际上也是个语言问题,没有共同的中立的国际普通话,接纳就难以实现。

 

国际世界语大会每年轮流在不同的国家召开,这是世界上唯一不用翻译的国际大会。今年是国际世界语协会成立100周年的纪念年,今年的国际世界语大会在荷兰鹿特丹召开,因为鹿特丹是国际世界语协会总部的所在地。

 

811,桥口成幸和保村翠最后一次分别招待了我。第二天中午我回到了阔别了16天的上海浦东机场,带着沉甸甸的书籍和美好的回忆




引文来源  借助Esperanto的翅膀日本行(2)--熊林平 - 世界语(Esperanto)博客 - 浙江博客网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