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zush的博客

亚洲语家庭

 
 
 

日志

 
 
关于我

亚洲语上海改发办主任郭兴尧 www.yazu999.com亚语久久网 yazush.56.com世亚语远程义校电子部视频教材供城乡文化站组织学习俱乐部.直接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SPBOARD v4.5  

2008-11-06 08:50: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 [ 韦山 ] - 2008年11月05日 下午 10时20分
SPBOARD v4.5 - yazush - yazush的博客
第一届中国世界语大会追忆 浏览次数 [ 37 ] 删除  

第一届中国世界语大会追忆
韦 山
1985年8月23日至29日在昆明召开的第一届全国世界语大会在中国世界语运动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它是中国世界语运动史上第一次全国性的大规模的世界语者的集会,也是对中国世界语运动和世界语力量的一次大检阅。时间过去了20年,我对那次大会还有着难以忘却的情怀。虽然那届大会由于一些人为的因素干扰开得有些仓促,组织工作不到位有些混乱,但是仍不失为一次比较成功的大会。毕竟它开创了中国全国世界语大会的先河。以后历次的全国会议都再没有了当年的规模和气势。首先我想说说会议之前发生的一些不大为人所知的内幕。

80年代初期,中国世界语运动风起云涌,各地世界语组织纷纷成立,学习世界语的热潮滚滚而来,各地开办的世界语函授学校有好几所,各种世界语讲习班就更是有如雨后春笋,难以数计。每个大城市都有数千人甚至上万人参加世界语学习,据不完全统计全国有几十万人学习世界语,中国世界语运动处于一个前所未有的兴旺发达时期。国际世界语协会鉴于中国世界语运动的发展,有意在中国召开第71届国际世界语大会,中国政府也同意了1986年在北京召开第71届国际世界语大会。于是作为国际大会的会前练兵,召开一次全国世界语大会也就势在必行。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全国世协决定在昆明召开第一届全国世界语大会。当时全国世协把组织这次大会的筹备工作全权委托给了当时云南昆明的段永兴同志。在会议之前,段永兴同志做了很周密的策划和详尽安排,并且筹集到了开会的资金,准备了大会的服务人员(云南社会大学世界语班的学员)当这一切都在紧锣密鼓的筹备之中时,(其间我和戴立名同志曾经几次同段永兴会晤,因此知道一些筹备情况)天有不测风云,在会议就快要召开的时候,时任云南省世界语协会的主要领导方仲伯同志因为对段永兴有些个人恩怨和矛盾,随即和全国世协协商取消了段永兴筹备会议的权利,将段永兴排斥在大会之外。所以大会的筹备工作遇到一些问题。此时全协委派李奈西副秘书长负责协调此事。经过一段时间的“救火”工作,全国大会才得以按时举行。下面援引李奈西同志的一段回忆来说明这个问题。

“昆明大会的筹备工作,我没有参加,因此我也所知有限,我只见段永兴走来走去,有时也问他筹备得怎样了,他只说进行得很顺利。但在1985年4月间,我听说云南报来了预算要十万多元,太多了,准备退回重报。不久,方仲伯来京参加全国政协会议,我即去看他,顺便告诉他,听说云南报来的预算太多了,要请他考虑节省一些,重新编造。同时张企程等也曾去见朱家璧等云南领导同志,他们也说十万八万没问题。5月中旬,我看组委会还没成立,即曾先后两次催促负责筹备的戴颂恩,说应当去昆明当面与方仲伯接触商讨,但他的意见还是要等段永兴来京,结果终于没有去。至7月中旬,突然接到云南省世协方仲伯和洪树勋来信,说经费无着,要全国世协寄去五万元补助才能召开,为此函电来回拖延。到后来,全国世协其他同志都准备先后出国去参加第70届国际大会,只剩我与一个筹委曾禾尧(曾不是全国世协干部,也不了解筹备进行的情况),最后只同意由协会补助五千元。祝明义在临出国前告诉我,如实在不够,就只好要参加大会的人每人再增加一些会议费,但最多不能超过十元。因为我和方仲伯有一些友谊,他们要我8月初去昆明与方仲伯商量,劝他负责把会开成,而此时日本的梅田善美已买好来华的机票,全国各地的代表都已纷纷定好车票,有的同志甚至已经到达昆明了。我对于筹备情况毫无所知,但为了顾全大局,不能不同意去昆明一趟,以求挽回局势。原来约定我与曾禾尧一同去,但协会原来决定给曾买机票,后来又不愿买了。我也因买机票困难,拖延至8月13日才到昆明。在此期间,与昆明函电不断,才了解方、段之间有深刻的矛盾,方一面函告我段有政治问题,不能信任,一面又不阻止段进行筹备(但在1986年6月4日给我们来信又说段没有问题,建议段作为第71届国际大会的工作人员)。我到昆明的次日,即与洪树勋两人去医院见方仲伯。他见了我首先责备全协的干部只和段永兴打交道,没有和他接洽,段不能代表他,他什么都不知道(事实上段是向他汇报过的)。现在一个钱都没有,这个会开不成了。我不得不代表协会一再向他道歉,并请他顾全大局,谁是谁非的问题,开过会再说。因为大会开不成,不仅影响国际声誉,而且也与云南的名誉有关。最后他还是勉强答应向财政厅借款,同时我也因看到经济情况确有问题,就同意发一个通知,参加大会的每人增缴会议费十元。但这时候距大会开幕已只有一周左右,组委会还没建立,我向方建议,一面筹款,一面从速建立组委会。至17日方才召开会议,重新提出方案,成立组委会。他撇开段永兴,对段在外面募集到的款项,说是来历不明,一律不接受,段组织的工作人员,也一个不要。他另选了一些人作为组织委员,由于离开会只有一周时间,结果搞得手忙脚乱。加上各地来参加的人数都超过规定名额,不少的人因为大会没有准备食宿的地方,只好自己去找。外地参加大会的人,虽规定派人到车站去接,实际绝大多数并没有接。虽然组织工作很纷乱,一切杂乱无章,大会期间连简报都没出过一份,比原来设想的按照国际大会的模式开会的计划相差太远,但整个大会参加的人情绪都很高,有热烈的气氛。全国世协的干部在最后连大会总结都不肯写,只临时拉到一位代表写了一篇赞颂文章,就此了事。其他的评语,功过自有事实在,我就不必多说了。大会结束的第二天,主要负责人就远走高飞,连一个研究大会得失的机会都没有,实在可叹!”(摘自《我对世界语学习和工作的回忆》李奈西 )

1985年8月23日上午9时,来自全国各地的世界语组织的代表、世界语工作者和世界语爱好者济济一堂,在庄严的柴门霍夫大厅举行了隆重的第一届中国世界语大会开幕典礼。参加第一届全国世界语大会的有来自全国28个省市的700多人。(其中有一些是慕名而来的世界语者,他们不是会议正式代表)会议的中心议题是“中国世界语的道路和前景”。大会组委会主席朱家璧,副主席方仲伯、张企程、云南省副省长刀国栋等领导同志和一些著名的世界语者出席了开幕典礼。受国际世界语协会的委托,国际世界语协会副主席梅田善美先生也来参加了大会。

第一届全国世界语大会气氛热烈,内容丰富。代表们听取了关于国际世界语运动的情况和第70届国际世界语大会概况的专题报告;会议举行了学术报告会、专题讨论会,世界语教学大纲讨论会、教学示范、会话训练班以及老年世界语、科技世界语、医学世界语、少数民族、文艺和围棋等各种座谈会和活动。各地的世界语者在讨论会上回顾了本地区世界语运动的历史和现状,总结了很多宝贵的经验教训,提出了一些有益的建议。这次大会检阅了中国世界语者队伍和力量。表现在世界语队伍在不断壮大,语言水平明显提高。这次大会也是为召开第71届国际大会的热身和练兵活动。大会的参加者从思想、组织、语言等各方面都得到了有益的锻炼,开阔了世界语者的眼界,展现了世界语的魅力,增强了中国世界语者开好国际大会和更进一步融入国际世界语运动中的信心。
由于世界语运动的迅速发展,各地纷纷开办世界语讲习班和函授教育,也有不少高等学校开设了世界语二外和选修课。为了适应世界语教学活动的发展需要,使其正规化,教育部和中华全国世协委托上海外国语学院魏源枢教授主持拟定了世界语高校二外或选修课教学大纲。与会的教育工作者在会议期间举行了两次会议讨论了该教学大纲。来自各地高等院校的世界语教师,北京语言学院李威伦、四川大学宁守仁、西安外语学院王复隆、华中师范学院曹东海、安徽大学陈敏、内蒙古师范大学张乃骏、西北师范学院顾玉林、曲阜师范学院邹爱民和全国世协的戴颂恩等同志参加了讨论。大家对于教学目的、教学要求、教材、教学原则和方法、学习年限和课时以及考核方法都进行了深入、细致的研讨。大家畅所欲言,各抒己见,提出了很多的补充意见。大家认为,大纲规定每周要排三课时,这在教学安排上有一定困难,建议改为第一、二学期每周四课时,第三学期改为每周二课时。关于学生掌握词汇量的问题,有人提议减少到掌握1000基本词根。大家都希望早日看到上海外国语学院根据该大纲编纂的统一世界语教材问世。

许多科技工作者参加了由长春世界语协会和太原世界语协会组织发起的“科技世界语工作者座谈会”。出席座谈会的代表就世界语与科技工作的关系、世界语在科技工作中的应用以及建立科技世界语组织、创办科技世界语刊物等问题发表了很好的意见。武汉科技世界语协会的徐道荣在发言中回顾了83年黄石科技世界语讨论会、84年武汉科技世界语学术讨论会以来各地科技工作者应用世界语的情况。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76岁高龄的研究员孙克定两次发言,号召大家用世界语撰写论文,争取在71届国际世界语大会上拿出成果。航天部工程师、技术管理处副处长蔡志海在发言中谈到他们愿意出版世界语刊物为广大科技世界语者提供用武之地。西北农学院副教授路进生介绍了他们用世界语出版昆虫分类学报的情况,希望今后能更多地搞一些科普创作来吸引读者。大连工学院副教授邵融介绍了自己开设科技世界语课程的情况,他自己编写了教材并且着手建立科技世界语资料馆,已经从国外购进了一些资料。哈工大台湾籍副教授尤宽仁谈了自己学习多种外语的经验体会,建议以世界语为媒介语言进行多种语言交流,他特别介绍了自己在日本用世界语作学术报告的情况,鼓励大家勇于实践,与国外建立联系,争取出国讲学为中国世界语者争光。太原矿业学院的陈文熙副教授提出了在第五代电子计算机中世界语的应用问题,还提出了建立“科技世界语学”的设想,对其进行科学的,深入的研究。广东化肥工业公司高级工程师叶树滋在发言中指出,要尽快解决科技论文的审评工作,希望全协尽快想办法协调解决此事,成立副研究员以上职称的人员组成审评小组,以便能在71届国际世界语大会上宣读中国的科技论文。在座谈会上发言的还有中国报道社副主编李士俊、北京市世协秘书长曾禾尧、湖南电子研究所工程师吴长盛、广西植物研究所副研究员曾定郑州教育学院讲师卞之滢、长春地质学院讲师戴立明、长春世界语协会秘书长韦山、上海石油化工总厂工程师戴中立、广西轻工业厅工程师邓家强等。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研究生李维向大家介绍了他的导师刘涌泉与他合写的论文《巴贝尔通天塔将建成》。

医学世界语中心小组副组长、温州市第二人民医院老医生俞天农主持了医学世界语座谈会。73岁高龄的俞天农说:“我的子女都劝说我安度晚年,但我不甘心俗度晚年,我要用我的有生之年为医学世界语的发展作出最后的贡献”。来自各地的25名医学界代表参加了讨论会。他们讨论了成立地区性医学世界语组织、办好医学世界语刊物、介绍国外医学科技资料等专业问题。在医学世界语座谈会结束之后,代表们余兴未尽,又加入了科技世界语座谈会的讨论中来。科技座谈会的代表用热烈的掌声欢迎他们来参加直到深夜还不散去的座谈会。他们的到来,两支力量的汇合预示着世界语在各项专业的应用将获有一个新的发展。

来自呼和浩特、北京、上海、郑州、成都、沈阳等六个铁路局的世界语者代表聚集在一起召开了铁路员工世界语座谈会。大家互相交流了经验,探讨了如何在铁路战线上发展、推广世界语活动。为了加强联络,他们决定成立铁路员工世界语者小组联盟。大家一致推选德高望重的老世界语者李森为联盟负责人;萧资滨同志为顾问;韩祖武、张青年负责宣传工作;张大力、欧阳湘衡负责组织工作。

戴立明、朴准山、傅蓓蒂等人协助大会组织了文娱晚会,朴准山、傅蓓蒂他们专业的演唱赢得了观众一阵阵的掌声。吉林代表李仁芝身着白色的海军裙落落大方地走上舞台用世界语讲述了“伊索寓言”故事,她又惟妙惟肖地展现了狮子的残暴、狐狸的狡诈和鹿的笨头笨脑。由于准备充分在长达20分钟的表演过程中,她口若悬河,毫不打喯,洒脱自如、声情并茂的表演使全场观众为之倾倒,并且得到了梅田善美先生的夸赞,称她“是真正的世界语的女儿”。在晚会上,梅田善美先生身穿和服,表演了日本的民间舞蹈。跳得兴起,他招手要台下的观众上台和他一起舞蹈。首先上来两个小伙子跟在他的后面一举手一投足地模仿,居然还很像样,引得大家一起鼓掌。后来他索性号召更多的人上台来一起表演,于是维吾尔族姑娘米丽古丽、宁夏代表崔秀玲、新疆代表买买提吐尔逊、7岁的小代表竹沙和他的妈妈沙江白尼等一个接着一个跑上舞台,共达32人之多,圆形的队伍首尾相连,欢快的舞步把会场气氛推向高潮。

在所有代表团中最惹人眼球的是吉林代表团,由于吉林省委宣传部和省社联的重视和支持,省财政厅专门为吉林省代表团来开会拨了款项,超出部分还可以实报实销。所以吉林代表团统一做了服装,配发了统一制作的文件袋,穿着整齐地列队进入会场。格外地显得与众不同。

新疆昌吉世界语者李典明在50年代开始学习世界语,虽然他掌握了英、日、俄、拉丁等几种外语,但是他更偏爱世界语。他不仅自己热爱世界语,还带动了全家人都学习世界语。他曾经专门为5岁的小女儿李俚编写了学习课本。在他的带动下一家5口都成了世界语者。这次他带了两个女儿来参加大会,让他们亲自体验世界语的魅力。李典明同志的一句话概括了全家的心声:“我希望我这样的家庭不仅在中国,而且在全世界都越来越多!”

参加这次大会最小的代表是一个白族小姑娘,今年只有7岁半。她是跟他的妈妈沙江白尼学习世界语的。她说:“妈妈每天教我世界语。这次大会,我准备给《小主人报》写8篇报道,让更多的小朋友知道世界语。”

在代表中还有一位可敬的特邀代表,他就是解放军某部指导员荆纪国。他知道世界语是在炮火纷飞的战场上。他们连里有一个叫做谭继尧的战士,平时少言寡语。每当战场上出现了暂时的沉寂的时候,他就经常用子弹头在松软的土地上写写画画,嘴里还叽里咕噜地唠叨着什么。通过和谭继尧聊天荆纪国才知道他在学习世界语,于是就问他为什么不学习一点更实用的东西。然而谭继尧却答非所问地说:“我多么希望这个仗不要再打下去呀!我们已经战斗了一年多的时间,寒冷的冬季、潮湿的春季、炎热的夏季我都度过了,这生活实在太苦了!我多么希望能够退伍回家,分担一下年迈多病的双亲的劳累,多么希望与亲人一起生活在和平之中呀。”面对着对面敌人的阵地,他喃喃地说:“但是,如果我们不打,我们的村庄就要焚烧在敌人的炮火之中。我一看到我们的边民在炮弹下东躲西藏,我真受不了,我一看到我们的战友一个个倒下,我真是...我常常想,如果我们低下头来甘心忍受别人的欺负,真是军人的耻辱。尽管我痛恨战争,但我懂得,我们只能用战斗来保卫和平,只能用正义的战争来消灭非正义的战争。我真想向全世界人民呼吁,我渴望和平!”“你知道么?世界语的创始人柴门霍夫就是出于这种理想而创造了这个美丽的语言,他想通过这个语言使全世界各族人民心心相通,互相理解,和平共处,让人类永远生活在一种和平、安宁的生活之中。所以我才学习这种语言。等打完仗,我还想报考世界语刊授学校,还要推广这种语言。”然而他却永远不能实现这个愿望了。在一次战斗中谭继尧为了掩护战友而英勇地牺牲了。在他沾满鲜血的挎包里荆纪国找到了一本书,冯文洛的《世界语初级讲座》。望着这本被烈士鲜血染红了的课本,荆纪国耳边又响起了烈士生前讲过的话,一个强烈的愿望在他的心中升起,“我也要学习世界语。”可是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别说课本,就是碎纸片也难以见到。又能到哪里去找到一套完整的课本和辅导资料呢?后来一位伤员从后方返回阵地,在他用于包装食品的《参考消息》上荆纪国意外地发现了中国世界语刊授学校的招生广告,真是令他激动异常。可是看看报纸上的日期,已经是几个月前的消息,报名日期早就过去了。在遗憾之中他不甘心,就给刊校写了封信,表达了要求学习世界语的愿望。没有想到这封带有硝烟味道的普通信件受到了刊校的重视,刊校给他回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信并赠送了世界语书籍。从此他有了新爱的课本,并且他还组织战友们一起学习世界语。他们在战斗的空隙时间看着世界语课本,用树枝在地上练习书写,有时候还在压缩干粮的包装纸上默写生词。就这样,荆纪国在战友倒下的地方开始了世界语的学习,成为了一个世界语者。作为一个特殊的代表,他应邀出席了第一次全国世界语大会。
没有正式代表资格的长春代表团在经过多次交涉以后,终于得以名正言顺。长春代表团为大会带来了世界语丛书,宣传资料和世界语歌曲,参与组织了科技世界语座谈会,组织了慰问老山前线伤员活动。长春世界语代表团以他们的实际行动赢得了与会代表的认可和支持。

为了庆祝第一届全国世界语大会的召开,昆明邮票公司还发行了一枚精致的世界语纪念封。是由张树贤设计的。纪念封的图案是一束令人喜爱的美丽的茶花,代表着开会的城市昆明,茶花上面是一颗明显的世界语标志 -- 绿色的五角星,绿星上方用中文写着“第一届中国世界语大会”。纪念封的背面印着对世界语的说明介绍。纪念封右上角贴的邮票是牛年生肖纪念邮票。这头牛正象征着中国世界语者为世界语运动的发展辛勤耕耘和播种的老黄牛精神。此外还有一枚世界语纪念戳,用中文和世界语对照写着“第一届中国世界语大会”。遗憾的是纪念戳上的世界语文字有一个错误,kongreso (大会)一词漏掉了一个字母r,写成了kongeso.但是瑕不掩瑜,这个纪念封和纪念戳还是很美丽的,而且这是中国发行的第一枚世界语纪念封,很有收藏价值。

时间飞逝,20年弹指一挥间,但是这次大会的许多动人的场景仍然久久不能忘怀。这篇文章不可能将整个会议的盛况全部表述出来,难免挂一漏万。希望所有的参会者能把自己的感受都记录下来。这次会议在中国世界语运动史上将留下辉煌的一页。




引文来源  SPBOARD v4.5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